【www.8029.com】古典文学之魏书·列传·卷六十八
分类:励志梅文

贺拔胜 弟岳 兄允 念贤

朱瑞 叱列延庆 斛斯椿 贾显度 樊子鹄 贺拔胜 侯莫 陈悦 侯渊

周书卷十四  列传第六

贺拔胜字破胡,神武尖山人也。其先与魏氏同出阴山。有 如回者,魏初为大莫弗。祖尔头,骁勇绝伦,以良家子镇武川, 因家焉。献文时,茹茹数为寇,北边患之。尔头将游骑深入觇 候,前后以八十数,悉知虏之倚伏。后虽有寇至,不能为害。 以功赐爵龙城侯。父度拔,性果毅,为武川军主。

朱瑞,字元龙,代郡桑干人。祖就,字祖成,卒于沛县令。父惠,字僧生,行 太原太守,卒。永安中,瑞贵达,就赠平东将军、齐州刺史,惠赠使持节、冠军将 军、恆州刺史。

贺拔胜弟岳兄允念贤

魏正光末,沃野镇人破六汗拔陵反,南侵城邑。怀朔镇将 杨钧闻度拔名,召补统军,配以一旅。其贼伪署王卫可孤徒党 尤盛,既围武川,又攻怀朔。胜少有志操,善骑射,北边莫不 推其胆略。时亦为军主,从度拔镇守。既围经年,而外援不至, 胜乃慷慨白杨钧曰 :“城围蹙迫,事等倒悬,请告急于大军, 乞师为援 。”钧许之。乃募勇敢少年十余骑,夜伺隙溃围而出。 贼追及之。胜曰:“我贺拔破胡也。”贼不敢逼。至朔州,白临 淮王元彧曰 :“怀朔被围,旦夕沦陷,士女延首,企望官军。 大王帝室藩维,与国休戚,受任征讨,理宜唯敌是求,今乃顿 兵不进,犹豫不决。怀朔若陷,则武川随亦危矣。逆贼因兹, 锐气百倍,虽有韩、白之勇,良、平之谋,亦不能为大王用也。” 彧以胜辞义恳至,许以出师,还令报命。胜复突围而入,贼追 之,射杀数人。至城下,大呼曰:“贺拔破胡与官军至矣。”城 中乃开门纳之。钧复遣胜出觇武川,而武川已陷,胜乃驰还。 怀朔亦溃,胜父子遂为贼所虏。后随度拔与德皇帝合谋,率州 里豪杰舆珍、念贤、乙弗库根、尉迟真檀等,招集义勇,袭杀 可孤。朝廷嘉之,未及封赏,会度拔与铁勒战没。孝昌中,追 赠安远将军、肆州刺史。

瑞长厚质直,敬爱人士。孝昌末,尔朱荣引为其府户曹参军,又为大行台郎中, 甚为荣所亲任。建义初,除黄门侍郎,仍中书舍人。荣恐朝廷事意有所不知,故居 之门下,为腹心之寄。录前后勋,封阳邑县开国公,食邑一千户。未几,又除散骑 常侍、安南将军,黄门如故。丁父忧,去官。诏起复任,除青州大中正,及元颢内 逼,瑞启劝北幸,乃从驾于河阳,除侍中、征南将军、兼吏部尚书,改封北海郡开 国公,增邑一千户。庄帝还洛,加卫将军、左光禄大夫,又改封乐陵郡开国公,仍 侍中。瑞虽为尔朱荣所委,而善处朝廷之间,庄帝亦赏遇之,曾谓侍臣曰:“为人 臣当须忠实,至如朱元龙者,朕待之亦不异余人。”瑞启乞三从之内并属沧州乐陵 郡,诏许之,仍转沧州大中正。瑞始以青州乐陵有朱氏,意欲归之,故求为青州中 正;又以沧州乐陵亦有朱氏,而心好河北,遂乞移属焉。寻加车骑将军。

  贺拔胜字破胡,神武尖山人也。其先与魏氏同出阴山。有如回者,魏初为大莫弗。祖尔头,骁勇绝伦,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献文时,茹茹数为寇,北边患之。尔头将游骑深入觇候,前后以八十数,悉知虏之倚伏。后虽有寇至,不能为害。以功赐爵龙城侯。父度拔,性果毅,为武川军主。

初,度拔杀可孤之后,令胜驰告朔州,未反而度拔已卒。 刺史费穆奇胜才略,厚礼留之,遂委其事,常为游骑。于时广 阳王元深在五原,为破六汗贼所围,昼夜攻战。召胜为军主。 胜乃率募二百人,开东城门出战,斩首百余级。贼遂退军数十 里。广阳以贼稍却,因拔军向朔州,胜常为殿。以功拜统军, 加伏波将军。又隶仆射元纂镇恒州。时有鲜于阿胡拥朔州流民, 南下为寇。恒州城中人乃潜与谋,以城应之。胜与兄允弟岳相 失,南投肆州。允、岳投尔朱荣。荣与肆州刺史尉庆宾构隙, 引兵攻肆州。肆州陷,荣得胜,大悦曰 :“吾得卿兄弟,天下 不足平也。”

尔朱荣死,瑞与世隆俱北走。既而以庄帝待之素厚,且见世隆等并无雄才,终 当败丧,于路乃还。帝大悦,执其手曰:“社稷忠臣,当须如此。”尔朱天光拥众 关右,帝欲招纳之,乃以瑞兼尚书左仆射,为西道大行台以慰劳焉。既达长安,会 尔朱兆入洛,复还京师。都督斛斯椿先与瑞有隙,数谮之于世隆。世隆性多忌,且 以前日乖异,忿恨更甚,普泰元年七月,遂诛之,时年四十九。太昌初,赠使持节、 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谥曰恭穆。

  魏正光末,沃野镇人破六汗拔陵反,南侵城邑。怀朔镇将杨钧闻度拔名,召补统军,配以一旅。其贼伪署王卫可孤徒党尤盛,既围武川,又攻怀朔。胜少有志操,善骑射,北边莫不推其胆略。时亦为军主,从度拔镇守。既围经年,而外援不至,胜乃慷慨白杨钧曰:「城围蹙迫,事等倒悬,请告急于大军,乞师为援。」钧许之。乃募勇敢少年十余骑,夜伺隙溃围而出。贼追及之。胜曰:「我贺拔破胡也。」贼不敢逼。至朔州,白临淮王元彧曰:「怀朔被围,旦夕沦陷,士女延首,企望官军。大王帝室藩维,与国休戚,受任征讨,理宜唯敌是求,今乃顿兵不进,犹豫不决。怀朔若陷,则武川随亦危矣。逆贼因兹,锐气百倍,虽有韩、白之勇,良、平之谋,亦不能为大王用也。」彧以胜辞义恳至,许以出师,还令报命。胜复突围而入,贼追之,射杀数人。至城下,大呼曰:「贺拔破胡与官军至矣。」城中乃开门纳之。钧复遣胜出觇武川,而武川已陷,胜乃驰还。怀朔亦溃,胜父子遂为贼所虏。后随度拔与德皇帝合谋,率州里豪杰舆珍、念贤、乙弗库根、尉迟真檀等,招集义勇,袭杀可孤。朝廷嘉之,未及封赏,会度拔与铁勒战没。孝昌中,追赠安远将军、肆州刺史。

胜委质事荣。时杜洛周阻兵幽、定,葛荣据有冀、瀛。荣 谓胜曰 :“井陉险要,我之东门。意欲屈君镇之,未知君意如 何?”胜曰 :“少逢兵乱,险阻备尝,每思效力,以报 〔己〕知。今蒙驱使,实所愿也 。”荣乃表胜为镇远将军、别 将,领步骑五千镇井陉。孝昌末,从荣入洛,以定策立孝庄帝 功,封易阳县伯,邑四百户。累迁直合将军、通直散骑常侍、 平南将军、光禄大夫、抚军将军。从太宰元穆北征葛荣,为前 锋大都督。战于滏口,大破之,虏获数千人。时洛周余烬韩娄 在蓟城结聚,为远近之害。复以胜为大都督,镇中山。娄素闻 胜威名,竟不敢南寇。元颢入洛阳,孝庄帝出居河内。荣征胜 为前军大都督,领千骑与尔朱兆自硖石度,大破颢军,擒其子 领军将军冠受,及梁将陈思保等,遂前驱入洛。拜武卫将军、 金紫光禄大夫,增邑六百户,进爵真定县公,迁武卫将军,加 散骑常侍。

子孟胤,袭封。齐受禅,例降。

  初,度拔杀可孤之后,令胜驰告朔州,未反而度拔已卒。刺史费穆奇胜才略,厚礼留之,遂委其事,常为游骑。于时广阳王元深在五原,为破六汗贼所围,昼夜攻战。召胜为军主。胜乃率募二百人,开东城门出战,斩首百余级。贼遂退军数十里。广阳以贼稍却,因拔军向朔州,胜常为殿。以功拜统军,加伏波将军。又隶仆射元纂镇恒州。时有鲜于阿胡拥朔州流民,南下为寇。恒州城中人乃潜与谋,以城应之。胜与兄允弟岳相失,南投肆州。允、岳投尔朱荣。荣与肆州刺史尉庆宾构隙,引兵攻肆州。肆州陷,荣得胜,大悦曰:「吾得卿兄弟,天下不足平也。」

及荣被诛,事起仓卒,胜复随世隆至于河桥。胜以为臣无 雠君之义,遂勒所部还都谒帝。大悦,以本官假骠骑大将军、 东征都督,率骑一千,会郑先护讨尔朱仲远。为先护所疑,置 之营外,人马未得休息。俄而仲远兵至,与战不利,乃降之。 复与尔朱氏同谋,立节闵帝。以功拜右卫将军,进车骑大将军、 仪同三司、左光禄大夫。

瑞弟珍,字多宝。太尉、上党王天穆录事参军。卒。

  胜委质事荣。时杜洛周阻兵幽、定,葛荣据有冀、瀛。荣谓胜曰:「井陉险要,我之东门。意欲屈君镇之,未知君意如何?」胜曰:「少逢兵乱,险阻备尝,每思效力,以报(已)〔己〕知。今蒙驱使,实所愿也。」荣乃表胜为镇远将军、别将,领步骑五千镇井陉。孝昌末,从荣入洛,以定策立孝庄帝功,封易阳县伯,邑四百户。累迁直合将军、通直散骑常侍、平南将军、光禄大夫、抚军将军。从太宰元穆北征葛荣,为前锋大都督。战于滏口,大破之,虏获数千人。时洛周余烬韩娄在蓟城结聚,为远近之害。复以胜为大都督,镇中山。娄素闻胜威名,竟不敢南寇。元颢入洛阳,孝庄帝出居河内。荣征胜为前军大都督,领千骑与尔朱兆自硖石度,大破颢军,擒其子领军将军冠受,及梁将陈思保等,遂前驱入洛。拜武卫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增邑六百户,进爵真定县公,迁武卫将军,加散骑常侍。

齐神武怀贰,尔朱氏将讨之。度律自洛阳引兵,兆起并州, 仲远从滑台,三帅会于邺东。时胜从度律。度律与兆不平。胜 以临敌构嫌,取败之道,乃与斛斯椿诣兆营和解之,反为兆所 执。度律大惧,遂引军还。兆将斩胜,数之曰 :“尔杀可孤, 罪一也;天柱薨后,复不与世隆等俱来,而东征仲远,罪二也。 我欲杀尔久矣,今复何言?”胜曰 :“可孤作逆,为国巨患, 胜父子诛之,其功不小,反以为罪,天下未闻。天柱被戮,以 君诛臣,胜宁负朝廷?今日之事,生死在王。但去贼密迩,骨 肉构隙,自古迄今,未有不破亡者。胜不惮死,恐王失策。” 兆乃舍之。胜既得免,行百余里,方追及度律军。齐神武既克 相州,兵威渐盛。于是尔朱兆及天光、仲远、度律等众十余万, 阵于韩陵。兆率铁骑陷阵,出齐神武之后,将乘其背而击之。 度律恶兆之骄悍,惧其陵己,勒兵不肯进。胜以其携贰,遂率 麾下降于齐神武。度律军以此先退,遂大败。

珍弟腾,字神龙。建义初,为龙骧将军、大都督司马。又封泾阳县开国男,食 邑二百户。累迁中军将军、光禄大夫。与瑞同遇害。太昌初,赠沧州刺史。

  及荣被诛,事起仓卒,胜复随世隆至于河桥。胜以为臣无雠君之义,遂勒所部还都谒帝。大悦,以本官假骠骑大将军、东征都督,率骑一千,会郑先护讨尔朱仲远。为先护所疑,置之营外,人马未得休息。俄而仲远兵至,与战不利,乃降之。复与尔朱氏同谋,立节闵帝。以功拜右卫将军,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左光禄大夫。

太昌初,以胜为领军将军,寻除侍中。孝武帝将图齐神武, 以胜弟岳拥众关西,欲广其势援,乃拜胜为都督三荆、二郢、 南襄、南雍七州诸军事,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 州刺史,加授南道大行台尚书左仆射。胜攻梁下溠戍,擒其戍 主尹道珍等。又使人诱动蛮王文道期,率其种落归款。梁雍州 刺史萧续击道期不利,汉南大骇。胜遣大都督独孤信、军司史 宁。欧阳酇城。南雍州刺史长孙亮、南荆州刺史李魔怜、大都 督王元轨取久山、白洎,都督拔略昶、史仵龙取义城、均口, 擒梁将庄思延,获甲卒数千人。攻冯翊、安定、〔沔〕阳, 并平之。胜军于樊、邓之间。梁武敕续曰 :“贺拔胜北间骁将, 尔宜慎之 。”续遂城守不敢出。寻进位中书令,增邑二千户, 进爵琅邪郡公。续遣柳仲礼守谷城,胜攻之未拔。属齐神武与 帝有隙,诏胜引兵赴洛,至广州,犹豫未进,而帝已西迁。胜 还军南阳,遣右丞〔阳〕休之奉表入关,又令府长史元 颍行州事。胜自率所部,将西赴关中,进至淅阳,诏封胜太保、 录尚书事。时齐神武已陷潼关,屯军华阴。胜乃还荆州。州民 邓诞执元颍,北引侯景。胜至,景逆击之,胜军不利,率麾下 数百骑,南奔梁。

腾弟庆宾,卒于光禄大夫。

  齐神武怀贰,尔朱氏将讨之。度律自洛阳引兵,兆起并州,仲远从滑台,三帅会于邺东。时胜从度律。度律与兆不平。胜以临敌构嫌,取败之道,乃与斛斯椿诣兆营和解之,反为兆所执。度律大惧,遂引军还。兆将斩胜,数之曰:「尔杀可孤,罪一也;天柱薨后,复不与世隆等俱来,而东征仲远,罪二也。我欲杀尔久矣,今复何言?」胜曰:「可孤作逆,为国巨患,胜父子诛之,其功不小,反以为罪,天下未闻。天柱被戮,以君诛臣,胜宁负朝廷?今日之事,生死在王。但去贼密迩,骨肉构隙,自古迄今,未有不破亡者。胜不惮死,恐王失策。」兆乃舍之。胜既得免,行百余里,方追及度律军。齐神武既克相州,兵威渐盛。于是尔朱兆及天光、仲远、度律等众十余万,阵于韩陵。兆率铁骑陷阵,出齐神武之后,将乘其背而击之。度律恶兆之骄悍,惧其陵己,勒兵不肯进。胜以其携贰,遂率麾下降于齐神武。度律军以此先退,遂大败。

在江表三年,梁武帝遇之甚厚。胜常乞师北讨齐神武,既 不果,乃求还。梁武帝许之,亲饯于南苑。胜自是之后,每行 执弓矢,见鸟兽南向者皆不射之,以申怀德之志也。既至长安, 诣阙谢罪。朝廷嘉其还,乃授太师。

子清,武定末,齐王开府中兵参军。

  太昌初,以胜为领军将军,寻除侍中。孝武帝将图齐神武,以胜弟岳拥众关西,欲广其势援,乃拜胜为都督三荆、二郢、南襄、南雍七州诸军事,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加授南道大行台尚书左仆射。胜攻梁下溠戍,擒其戍主尹道珍等。又使人诱动蛮王文道期,率其种落归款。梁雍州刺史萧续击道期不利,汉南大骇。胜遣大都督独孤信、军司史宁。欧阳酇城。南雍州刺史长孙亮、南荆州刺史李魔怜、大都督王元轨取久山、白洎,都督拔略昶、史仵龙取义城、均口,擒梁将庄思延,获甲卒数千人。攻冯翊、安定、(冯)〔沔〕阳,并平之。胜军于樊、邓之间。梁武敕续曰:「贺拔胜北间骁将,尔宜慎之。」续遂城守不敢出。寻进位中书令,增邑二千户,进爵琅邪郡公。续遣柳仲礼守谷城,胜攻之未拔。属齐神武与帝有隙,诏胜引兵赴洛,至广州,犹豫未进,而帝已西迁。胜还军南阳,遣右丞(杨)〔阳〕休之奉表入关,又令府长史元颍行州事。胜自率所部,将西赴关中,进至淅阳,诏封胜太保、录尚书事。时齐神武已陷潼关,屯军华阴。胜乃还荆州。州民邓诞执元颍,北引侯景。胜至,景逆击之,胜军不利,率麾下数百骑,南奔梁。

后从太祖擒窦泰于小关,加授中军大都督。又从太祖攻弘 农。胜自陕津先渡河,东魏将高干遁,胜追获,囚之。下河北, 擒郡守孙晏。崔乂。从破东魏军于沙苑,追奔至河上。仍与李 弼别攻河东,略定汾、绛。增邑并前五千户。河桥之役,胜大 破东魏军。太祖命胜收其降卒而还。及齐神武悉众攻玉壁,胜 以前军大都督从太祖追之于汾北。又从战邙山。时太祖见齐神 武旗鼓,识之,乃募敢勇三千人,配胜以犯其军。胜适与齐神 武相遇,因告之曰:“贺六浑,贺拔破胡必杀汝也。”时募士皆 用短兵接战,胜持矛追齐神武数里,刃垂及之。会胜马为流矢 所中,死,比副骑至,齐神武已逸去。胜叹曰 :“今日之事, 吾不执弓矢者,天也 !”是岁,胜诸子在东者,皆为齐神武所 害。胜愤恨,因动气疾。大统十年,薨于位。临终,手书与太 祖曰 :“胜万里杖策,归身阙庭,冀望与公扫除逋寇。不幸殒 毙,微志不申。愿公内先协和,顺时而动。若死而有知,犹望 魂飞贼庭,以报恩遇耳 。”太祖览书,流涕久之。

叱列延庆,代西部人也,世为酋帅。曾祖鍮石,世祖末从驾至瓜步,赐爵临江 伯。父亿弥,袭祖爵,高祖时越骑校尉。

  在江表三年,梁武帝遇之甚厚。胜常乞师北讨齐神武,既不果,乃求还。梁武帝许之,亲饯于南苑。胜自是之后,每行执弓矢,见鸟兽南向者皆不射之,以申怀德之志也。既至长安,诣阙谢罪。朝廷嘉其还,乃授太师。

胜长于丧乱之中,尤工武艺,走马射飞鸟,十中其五六。 太祖每云 :“诸将对敌,神色皆动,唯贺拔公临阵如平常,真 大勇也 。”自居重位,始爱坟籍。乃招引文儒,讨论义理。性 又通率,重义轻财,身死之日,唯有随身兵仗及书千余卷而已。 初,胜至关中,自以年位素重,见太祖不拜,寻而自悔, 太祖亦有望焉。后从太祖宴于昆明池,时有双凫游于池上,太 祖乃授弓矢于胜曰:“不见公射久矣,请以为欢。”胜射之,一 发俱中。因拜太祖曰 :“使胜得奉神武,以讨不庭,皆如此也。” 太祖大悦。自是恩礼日重,胜亦尽诚推奉焉。赠定冀等十州诸 军事、定州刺史、太宰、录尚书事,谥曰贞献。明帝二年,以 胜配享太祖庙庭。

延庆少便弓马,有胆力。正光末,除直后,隶大都督李崇北伐。后随尔朱荣入 洛,仍从荣讨葛荣于相州。延庆,世隆姊婿也,荣亲遇之。葛荣既擒,除使持节、 抚军将军、光禄大夫、假镇东将军、都督、西部第一领民酋长,封永宁县开国伯, 食邑五百户。永安二年,以本将军除恆州刺史。普泰初,世隆得志,特见委重,迁 散骑常侍、车骑将军、仪同三司,又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余如故。寻除都督恆云 燕朔四州诸军事、大都督、兼尚书左仆射、山东行台,北海郡开国公,邑五百户。

  后从太祖擒窦泰于小关,加授中军大都督。又从太祖攻弘农。胜自陕津先渡河,东魏将高干遁,胜追获,囚之。下河北,擒郡守孙晏。崔乂。从破东魏军于沙苑,追奔至河上。仍与李弼别攻河东,略定汾、绛。增邑并前五千户。河桥之役,胜大破东魏军。太祖命胜收其降卒而还。及齐神武悉众攻玉壁,胜以前军大都督从太祖追之于汾北。又从战邙山。时太祖见齐神武旗鼓,识之,乃募敢勇三千人,配胜以犯其军。胜适与齐神武相遇,因告之曰:「贺六浑,贺拔破胡必杀汝也。」时募士皆用短兵接战,胜持矛追齐神武数里,刃垂及之。会胜马为流矢所中,死,比副骑至,齐神武已逸去。胜叹曰:「今日之事,吾不执弓矢者,天也!」是岁,胜诸子在东者,皆为齐神武所害。胜愤恨,因动气疾。大统十年,薨于位。临终,手书与太祖曰:「胜万里杖策,归身阙庭,冀望与公扫除逋寇。不幸殒毙,微志不申。愿公内先协和,顺时而动。若死而有知,犹望魂飞贼庭,以报恩遇耳。」太祖览书,流涕久之。

胜无子,以弟岳子仲华嗣。大统三年,赐爵樊城公。魏废 帝时,为通直郎、散骑常侍,迁黄门郎,加车骑大将军、仪同 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六官建,拜守庙下大夫。 孝闵帝践阼,袭爵琅邪公,除利州刺史。大象末,位至江陵总 管。

时幽州刺史刘灵助以庄帝幽崩,遂举兵唱义,诸州豪右咸相结附。灵助进屯于 定州之安固。世隆白前废帝,以延庆与大都督侯渊于定州相会,以讨灵助。渊谓延 庆曰:“灵助善于卜占,百姓信惑,所在响应,未易可图,若万一战有利钝,则大 事去矣。未若还师西入,据关拒险,以待其变。”延庆曰:“刘灵助,庸人也。天 道深远,岂其所识?大兵一临,彼皆恃其妖术,坐看符厌,宁肯戮力致死,与吾争 胜负哉。如吾计者,政欲出营城外,诡言西归,灵助闻之,必信而自宽,潜军往袭, 可一往而擒。”渊从之,乃出顿城西,声云将还。简精骑一千夜发,诘朝造灵助垒, 战于城北,遂破擒之。仍兼尚书左仆射,为恆云燕朔四州行台。又除使持节、侍中、 都督恆云燕朔定五州诸军事、定州刺史,余如故。

  胜长于丧乱之中,尤工武艺,走马射飞鸟,十中其五六。太祖每云:「诸将对敌,神色皆动,唯贺拔公临阵如平常,真大勇也。」自居重位,始爱坟籍。乃招引文儒,讨论义理。性又通率,重义轻财,身死之日,唯有随身兵仗及书千余卷而已。初,胜至关中,自以年位素重,见太祖不拜,寻而自悔,太祖亦有望焉。后从太祖宴于昆明池,时有双凫游于池上,太祖乃授弓矢于胜曰:「不见公射久矣,请以为欢。」胜射之,一发俱中。因拜太祖曰:「使胜得奉神武,以讨不庭,皆如此也。」太祖大悦。自是恩礼日重,胜亦尽诚推奉焉。赠定冀等十州诸军事、定州刺史、太宰、录尚书事,谥曰贞献。明帝二年,以胜配享太祖庙庭。

胜兄弟三人,并以豪侠知名。兄允字阿泥,魏孝武时,位 至太尉,封燕郡王,为神武所害。

与尔朱兆等拒义旗于韩陵,战败,延庆与尔朱仲远走渡石济。仲远南窜,延庆 北降齐献武王。王与之入洛,仍从王于并州。后赴洛,出帝以为中军大都督。延庆 既尔朱亲昵,又党于权佞,出帝之西,齐献武王入洛,以罪诛之。

  胜无子,以弟岳子仲华嗣。大统三年,赐爵樊城公。魏废帝时,为通直郎、散骑常侍,迁黄门郎,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六官建,拜守庙下大夫。孝闵帝践阼,袭爵琅邪公,除利州刺史。大象末,位至江陵总管。

岳字阿斗泥。少有大志,爱施好士。初为太学生,及长, 能左右驰射,骁果绝人。不读兵书而暗与之合,识者咸异之。 与父兄诛卫可孤之后,广阳王元深以岳为帐内军主。又表 为强弩将军。后与兄胜俱镇恒州。州陷,投尔朱荣。荣待之甚 厚,以为别将,寻为都督。每居帐下,与计事,多与荣意合, 益重之。荣士马既众,遂与元天穆谋入匡朝廷。谓岳曰 :“今 女主临朝,政归近习。盗贼蜂起,海内沸腾,王师屡出,覆亡 相继。吾累世受恩,义同休戚。今欲亲率士马,电赴京师,内 除君侧,外清逆乱。取胜之道,计将安出?”岳对曰 :“夫立非常之事,必俟非常之人。将军士马精强,位任隆重。若首举 义旗,伐叛匡主,何往而不克,何向而不摧。古人云 :“朝谋 不及夕,言发不俟驾 ”,此之谓矣 。”荣与天穆相顾良久,曰: “卿此言,真丈夫之志也。”

延庆兄子平,武定末,仪同三司、右卫将军、廮陶县开国侯。

  胜兄弟三人,并以豪侠知名。兄允字阿泥,魏孝武时,位至太尉,封燕郡王,为神武所害。

未几而魏孝明帝暴崩,荣疑有故,乃举兵赴洛。配岳甲卒 二千为先驱,至河阴。荣既杀害朝士,时齐神武为荣军都督, 劝荣称帝,左右多欲同之,荣疑未决 。岳乃从容进而言曰 : “将军首举义兵,共除奸逆,功勤未立,逆有此谋,可谓速祸, 未见其福 。”荣寻亦自悟,乃尊立孝庄。岳又劝荣诛齐神武以 谢天下。左右咸言 :“高欢虽复庸疏,言不思难,今四方尚梗, 事藉武臣,请舍之,收其后效 。”荣乃止。以定策功,授前将 军、太中大夫,赐爵樊城〔乡〕男 。复为荣前军都督, 破葛荣于滏口。迁平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坐事免。诏寻复 之。从平元颢,转左光禄大夫、武卫将军。

斛斯椿,字法寿,广牧富昌人也。父敦,肃宗时为左牧令,时河西贼起,牧民 不安,椿乃将家投尔朱荣,荣以椿兼其都督府铠曹参军。从荣征伐有功,表授厉威 将军。稍迁中散大夫,署外兵事。椿性佞巧,甚得荣心,军之密谋,颇亦关预。

  岳字阿斗泥。少有大志,爱施好士。初为太学生,及长,能左右驰射,骁果绝人。不读兵书而暗与之合,识者咸异之。与父兄诛卫可孤之后,广阳王元深以岳为帐内军主。又表为强弩将军。后与兄胜俱镇恒州。州陷,投尔朱荣。荣待之甚厚,以为别将,寻为都督。每居帐下,与计事,多与荣意合,益重之。荣士马既众,遂与元天穆谋入匡朝廷。谓岳曰:「今女主临朝,政归近习。盗贼蜂起,海内沸腾,王师屡出,覆亡相继。吾累世受恩,义同休戚。今欲亲率士马,电赴京师,内除君侧,外清逆乱。取胜之道,计将安出?」岳对曰:「夫立非常之事,必俟非常之人。将军士马精强,位任隆重。若首举义旗,伐叛匡主,何往而不克,何向而不摧。古人云:「朝谋不及夕,言发不俟驾」,此之谓矣。」荣与天穆相顾良久,曰:「卿此言,真丈夫之志也。」

时万俟丑奴僭称大号,关中骚动,朝廷深以为忧。荣将遣 岳讨之。岳私谓其兄胜曰 :“丑奴拥秦、陇之兵,足为勍敌。 若岳往而无功,罪责立至;假令克定,恐谗愬生焉 。”胜曰: “汝欲何计自安?”岳曰 :“请尔朱氏一人为元帅,岳副贰之, 则可矣 。”胜然之,乃请于荣。荣大悦,乃以天光为使持节、 督二雍二岐诸军事、骠骑大将军、雍州刺史,以岳为持节、假 卫将军、左大都督,又以征西将军代郡侯莫陈悦为右〔大〕都 督,并为天光之副以讨之。时赤水蜀贼,阻兵断路。天光之众, 不满二千。及军次潼关,天光有难色。岳曰 :“蜀贼草窃而已, 公尚迟疑,若遇大敌,将何以战。”天光曰:“今日之事,一以 相委,公宜为吾制之 。”于是进军,贼拒战于渭北,破之,获 马二千疋,军威大振。

及肃宗崩,椿从荣入洛。庄帝初,封阳曲县开国公,食邑千户,迁散骑常侍、 平北将军司马,寻除尔朱荣大将军府司马。从平葛荣,以功除上党太守。及元颢入 洛,椿随荣奉迎庄帝,遂从攻颢。颢败,迁安北将军、建州刺史,改封深泽县,转 镇东将军、徐州刺史,又转征东将军、东徐州刺史。

  未几而魏孝明帝暴崩,荣疑有故,乃举兵赴洛。配岳甲卒二千为先驱,至河阴。荣既杀害朝士,时齐神武为荣军都督,劝荣称帝,左右多欲同之,荣疑未决。岳乃从容进而言曰:「将军首举义兵,共除奸逆,功勤未立,逆有此谋,可谓速祸,未见其福。」荣寻亦自悟,乃尊立孝庄。岳又劝荣诛齐神武以谢天下。左右咸言:「高欢虽复庸疏,言不思难,今四方尚梗,事藉武臣,请舍之,收其后效。」荣乃止。以定策功,授前将军、太中大夫,赐爵樊城(郡)〔乡〕男。复为荣前军都督,破葛荣于滏口。迁平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坐事免。诏寻复之。从平元颢,转左光禄大夫、武卫将军。

天光与岳进至雍州,荣又续遣兵至。时丑奴自率大众围岐 州,遣其大行台尉迟菩萨 、仆射万俟仵同向武功 ,南渡渭水 〔攻趋栅。天光使岳率千骑赴〕援。菩萨攻栅已克,还岐州。 岳以轻骑八百北渡渭,擒其县令二人,获甲首四百,杀掠其民 以挑。菩萨率步骑二万至渭北。岳以轻骑数十与菩萨隔水交言。 岳称扬国威,菩萨自言强盛,往复数反。菩萨乃自骄踞,令省 事传语岳。岳怒曰 :“我与菩萨言,卿是何人,与我对语?” 省事恃隔水,应答不逊。岳举弓射之,应弦而倒。时已逼暮, 于是各还。岳密于渭南傍水,分精骑数十为一处,随地形便置 之。明日,自将百余骑,隔水与贼相见。岳渐前进,先所置骑 随岳而进,骑既渐增,贼不复测其多少。行二十里许,至水浅 可济之处,岳便驰马东出,以示奔遁。贼谓岳走,乃弃步兵, 南渡渭水,轻骑追岳。岳东行十余里,依横冈设伏兵以待之。 贼以路险不得齐进,前后继至,半度冈东,岳乃回与贼战,身 先士卒,急击之,贼便退走。岳号令所部,贼下马者,皆不听 杀。贼顾见之,便悉投马。俄而虏获三千人,马亦无遗,遂擒 菩萨。仍渡渭北,降步卒万余,并收其辎重。

及尔朱荣死,椿甚忧惧。时萧衍以汝南王悦为魏主,资其士马,次于境上。椿 闻大喜,遂率所部弃州归悦,悦授椿使持节、侍中、大将军、领军将军、领左右、 尚书左仆射、司空公,封灵丘郡开国公,邑万户,又为大行台前驱都督。会尔朱兆 入洛,椿复率所部背悦归兆。尔朱世隆之立前废帝也,椿参其谋,以定策功,拜侍 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京畿北面大都督,改封城阳郡开国公,增邑五百户, 并前一千五百户,寻加开府。时椿父敦先在秀容,忽有传敦死问,请减己阶以赠之, 自襄城将军超赠车骑将军、恆州刺史。寻知其父犹在,诏复椿官,仍除其父为车骑 将军、扬州刺史。世隆之厚椿也如此。

  时万俟丑奴僭称大号,关中骚动,朝廷深以为忧。荣将遣岳讨之。岳私谓其兄胜曰:「丑奴拥秦、陇之兵,足为勍敌。若岳往而无功,罪责立至;假令克定,恐谗愬生焉。」胜曰:「汝欲何计自安?」岳曰:「请尔朱氏一人为元帅,岳副贰之,则可矣。」胜然之,乃请于荣。荣大悦,乃以天光为使持节、督二雍二岐诸军事、骠骑大将军、雍州刺史,以岳为持节、假卫将军、左大都督,又以征西将军代郡侯莫陈悦为右〔大〕都督,并为天光之副以讨之。时赤水蜀贼,阻兵断路。天光之众,不满二千。及军次潼关,天光有难色。岳曰:「蜀贼草窃而已,公尚迟疑,若遇大敌,将何以战。」天光曰:「今日之事,一以相委,公宜为吾制之。」于是进军,贼拒战于渭北,破之,获马二千疋,军威大振。

丑奴寻弃岐州,北走安定,置栅于平亭。天光方自雍至岐, 与〔岳〕合势。军至汧、渭之间,宣言远近曰:“今气候 渐热,非征讨之时,待秋凉更图进取 。”丑奴闻之,遂以为实, 分遣诸军散营农于岐州之北百里细川,使其太尉侯元进领兵五 千,据险立栅。其千人以下为栅者有数处,且战且守。岳知其 势分,乃密与天光严备。晡时,潜遣轻骑先行路,于后诸军尽 发。昧旦,攻围元进栅,拔之,即擒元进。诸所俘执皆放之, 自余诸栅悉降。岳星言径趣泾州,其刺史俟几长贵以城降。丑 奴乃弃平亭而走,欲向高平。岳轻骑急追,明日,及丑奴于平 凉之长坑,一战擒之。高平城中又执萧宝寅以〔降〕。 贼行台万俟道洛率众六千,退保牵屯山。岳攻之。道洛败, 率千骑而走,追之不及,遂得入陇,投略阳贼帅王庆云。庆云 以道洛骁果绝伦,得之甚喜,以为大将军。天光又与岳度陇至 庆云所居水洛城。庆云、道洛频出城拒战,并擒之。余众皆降, 悉坑之,死者万七千人。三秦、河、渭、瓜、凉、鄯州咸来归 款。贼帅夏州人宿勤明达降于平凉,后复叛,岳又讨擒之。天 光虽为元帅,而岳功效居多。加车骑将军,进爵为伯,邑二千 户。寻授都督泾北豳二夏四州诸军事、泾州刺史,进爵为公。

椿与尔朱度律、仲远等北拒齐献武王,次阳平。会尔朱兆与度律等相疑,遁还, 语在《兆传》。椿后复与度律等同拒义旗,败于韩陵。椿谓都督贾显智等曰:“若 不先执尔朱,我等死无类矣。”遂与显智等夜于桑下盟约,倍道兼行。椿入北中城, 收尔朱部曲尽杀之,令长孙稚、贾显智等率数百骑袭尔朱世隆、彦伯兄弟,斩于阊 阖门外。椿入洛,悬世隆兄弟首于其门树。椿父出见,谓椿曰:“汝与尔朱约为兄 弟,今何忍悬其头于家门,宁不愧负天地乎!”椿乃传世隆等首,并囚度律、天光, 送于齐献武王。出帝拜椿侍中、仪同开府。

  天光与岳进至雍州,荣又续遣兵至。时丑奴自率大众围岐州,遣其大行台尉迟菩萨、仆射万俟仵同向武功,南渡渭水〔攻趋栅。天光使岳率千骑赴〕援。菩萨攻栅已克,还岐州。岳以轻骑八百北渡渭,擒其县令二人,获甲首四百,杀掠其民以挑。菩萨率步骑二万至渭北。岳以轻骑数十与菩萨隔水交言。岳称扬国威,菩萨自言强盛,往复数反。菩萨乃自骄踞,令省事传语岳。岳怒曰:「我与菩萨言,卿是何人,与我对语?」省事恃隔水,应答不逊。岳举弓射之,应弦而倒。时已逼暮,于是各还。岳密于渭南傍水,分精骑数十为一处,随地形便置之。明日,自将百余骑,隔水与贼相见。岳渐前进,先所置骑随岳而进,骑既渐增,贼不复测其多少。行二十里许,至水浅可济之处,岳便驰马东出,以示奔遁。贼谓岳走,乃弃步兵,南渡渭水,轻骑追岳。岳东行十余里,依横冈设伏兵以待之。贼以路险不得齐进,前后继至,半度冈东,岳乃回与贼战,身先士卒,急击之,贼便退走。岳号令所部,贼下马者,皆不听杀。贼顾见之,便悉投马。俄而虏获三千人,马亦无遗,遂擒菩萨。仍渡渭北,降步卒万余,并收其辎重。

天光入洛,使岳行雍州刺史。建明中,拜骠骑大将军,增 邑五百户。普泰初,除都督二岐东秦三州诸军事、仪同三司、 岐州刺史,进封清水郡公,增邑通前三千户。寻加侍中,给后 部鼓吹,进位开府仪同三司,兼尚书左仆射、陇右行台,仍停 高平。二年,加都督三雍三秦二岐二华诸军事、雍州刺史。天 光将率众拒齐神武,遣问计于岳。岳报曰 :“王家跨据三方, 士马殷盛,高欢乌合之众,岂能为敌。然师克在和,但愿同心 戮力耳。若骨肉离隔,自相猜贰,则图存不暇,安能制人。如 下官所见,莫若且镇关中,以固根本;分遣锐师,与众军合势。 进可以克敌,退可以克全 。”天光不从,果败。岳率军下陇赴 雍,擒天光弟显寿以应齐神武。

初,献武王之入洛,顿于邙山,尔朱仲远帐下都督桥宁、张子期自滑台而至。 献武王责宁等曰:“汝事仲远,擅其荣利,盟契百重,许同生死。前仲远自徐为逆, 汝为戎首,今仲远南走,汝复背之。于臣节则不忠,论事人则无信。犬马尚识恩养, 汝今犬马之不如!”遂斩之。椿自以数为反覆,见宁等之死,意常不安。遂密构间, 劝出帝置阁内都督部曲,又增武直人数,自直阁已下员别数百,皆选天下轻剽者以 充之。又说帝数出游幸,号令部曲,别为行陈,椿自约勒,指麾其间。从此以后, 军谋朝政,一决于椿。又劝帝征兵,诡称南讨,将以伐齐献武王,帝从之。遂陈兵 城西,北接邙山,南至洛水,帝诘旦戎服与椿临阅焉。献武王以椿乱政,欲诛之。 椿谮说既行,因此遂相恐动。出帝勒兵河桥,令椿为前军,营于邙山北。寻遣椿率 步骑数千镇虎牢。椿弟豫州刺史元寿与都督贾显智守滑台,献武王令相州刺史窦泰 击破之。椿惧己不免,复启出帝,假说游声以劫胁。帝信之,遂入关,椿亦西走长 安。椿狡猾多事,好乱乐祸,于时败国,朝野莫不仇疾之。元寿寻为部下所杀。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励志梅文,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029.com】古典文学之魏书·列传·卷六十八

上一篇:【www.8029.com】同济沈军教授课题组在金属玻璃结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汉书: 卷三十九·萧何曹参传第九
    汉书: 卷三十九·萧何曹参传第九
    汉二年,拜为假左丞相,入屯兵关中。月余,魏王豹反,以假左丞相别与韩信东攻魏将孙□东张,大破之。因攻安邑,得魏将王襄。击魏王于曲阳,追至东
  • 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列传·卷九十五
    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列传·卷九十五
    ○刘玄佐 子士宁 士幹 李万荣附 籓镇宣武彰义泽潞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九 董晋 陆长源 刘全谅 李忠臣李 希烈 吴少诚 弟少阳 少阳子元济附 刘玄佐,滑州匡
  • www.8029.com菜根谭注释评析: 四○○、机神触事 应
    www.8029.com菜根谭注释评析: 四○○、机神触事 应
    万籁寂寥中,忽闻一鸟弄声,唤起许多幽趣;万卉摧肃后,忽持一枝擢秀,便触动无限生机。可见性天未常枯槁,机神最宜触发。 文/原来可以改名字呢 【
  • 【www.8029.com】庄子南华经 卷二
    【www.8029.com】庄子南华经 卷二
    【题解】 所谓“养生主”,即“养生之宗旨”。庄子认为,只有循乎天理,依乎自然,处于至虚,游于无有,完全取消主客对立,使精神不被外物所伤害,
  • www.8029.com活车
    www.8029.com活车
    我不信。 我不信。 我不能不信。 我的汽车活了。我的那辆牌照号M7562的金羊牌汽车是活车. 我不信。可我不能不信。我的汽车活了。我的那辆牌照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