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娄山: 四十
分类:励志梅文

    她说她不知道什么叫做幸福,她又说她该有的都有了,丈夫,儿子,一个别人眼里看来美满的小家庭,丈夫是个电脑工程师,你知道这一行现今有多吃香,他又年轻有为,人都说他只要弄到一个专利,就能挣上大钱。但是她并不幸福。她结婚三年了,恋爱和新婚的那股热劲都已过去,儿子,有时候,她发现竟是个累赘,最初有这念头的时候,她自己都吃了一惊。随后也就习惯了,她还是爱她的儿子,只有这小东西能给她点安慰。可她没有喂过他奶,为了保持体形,她脱了白大褂在她研究所里的浴室冲澡的时候,那些生过孩子的女同事都羡慕不已。

她说她不知道什么叫做幸福,她又说她该有的都有了,丈夫,儿子,一个别人眼里看来美满的小家庭,丈夫是个电脑工程师,你知道这一行现今有多吃香,他又年轻有为,人都说他只要弄到一个专利,就能挣上大钱。但是她并不幸福。她结婚三年了,恋爱和新婚的那股热劲都已过去,儿子,有时候,她发现竟是个累赘,最初有这念头的时候,她自己都吃了一惊。随后也就习惯了,她还是爱她的儿子,只有这小东西能给她点安慰。可她没有喂过他奶,为了保持体形,她脱了白大褂在她研究所里的浴室冲澡的时候,那些生过孩子的女同事都羡慕不已。又是一个白大褂,你说。是她的一个女友,她说,她总来找她说她的苦闷。她说她不能同那些有孩子的女人整天只谈她们的孩子,上班一有空就为孩子和丈夫织毛衣。一个女人并不是丈夫和孩子的奴隶,毛衣她当然也为孩子织过,事情就打这开始,她说她烦恼也全来自这件毛衣。这毛衣又怎么了?她要你听她说下去,别打岔,她又问她说到哪儿了?说到毛衣和毛衣惹来的烦恼。不,她说她只有去教堂里听管风琴和做弥撒时的歌声,才得一点平静。她有时星期天去教堂做弥撒,让丈夫看一会孩子,他也该为孩子做一点事情,不能全付担子都落在她身上。她并不信天主,是她有一次路过教堂,现今教堂也对外开放,能自由出入,她进去听了一会,以后得空时就去。她还喜欢巴哈,是的,听巴哈的"安魂曲",她受不了那些流行音乐,这镣绕她,她已经烦不胜烦,她问是不是讲得太乱?她说,她开始吃药,每天服安眠药。她看过大夫,医生说这属于神经衰弱,她觉得非常疲劳,总也睡不够,可不吃安眠药又睡不着。她不是性苦闷,你不要误解了,她同她丈夫也有性高xdx潮,也不是满足不了她,你不要往那方面想,他比你年轻得多,可他有他的工作,他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甚至有点野心,一个男人有点野心没什么不好,他关在实验室里夜里经常加班,在家嫌孩子吵闹。她不应该这么早有孩子,是他要的,他爱她,要她为他生个孩子,问题也就出在小孩子身上。事情是这样的,她说她给她儿子织了件贴花的毛衣,她自己设计的花样,比展览会上的那些儿童服装还好看,至少她这样以为。她同她所里新调来的一位同事一起去看一个出口时装展销会,单位里发的票。那几天他们测试的仪器坏了待修,班上没事,他们乘上班的时间去展销会上转了一圈,想看看有什么可买的没有。他陪她去,说给他妻子也许买点什么。他们结果什么都没有买。他倒是也说她给她儿子织的那件毛衣胜过那些展出的儿童服装,她完全能搞服装设计。那以后,她开始琢磨,又买了本时装裁剪的书作为参考,用一块她买来一直没去做的粗毛蓝棉布同一块她不怎么戴的头巾剪了拼接在一起,做了件露出肩膀的连衣裙,穿着上班去了。进机房更衣之前他看见了,涛讲了一番,还说她就应该穿她自己设计的衣服。这之后没两天,他弄来两张模特儿时装表演的票,请她一起去看。事情主要出在这些模特儿身上。她要你听她说下去,不,她说他说她如果容那件毛蓝布拼接的连衣裙上台,完全能比过这些模特儿,还说她身材特别好。可她说她知道她不够丰满。他却说模特儿并不需要Rx房太高,只要腿长,身上有线条,又说她身上线条特别苗条,尤其是她穿那件毛蓝布连衣裙的时候。她说她也真喜欢穿这件连衣裙上班,因为是她自己做的,可她每次穿去他总要打量一番。有一次,她更衣出来,他又那么看她,还说请她出去吃晚饭。她于是去了。不,她说她拒绝了,她要去托儿所接小孩,她不能把孩子晚上扔在家里不管。他问她是不是她丈夫晚上不让她单独出门?她说不是,但她出去走动也多半带着小孩,况且不能太晚,小孩子要早睡觉。当然她并不是晚上一个人没出去过,让丈夫看一会孩子,总之,她不能问他晚上出去吃饭。有一天,他又请她第二天午间休息到他家去吃中饭,让她尝尝他烧的四喜九子,他拿手的好菜。她又拒绝了。不,她先答应了。可他又说希望她穿那件毛蓝布的连衣裙来。她答应了?不,她没有答应而且说她不一定去。但是第二天,她还是穿着这件连衣裙去上班了。中午休息时跟他去了他家。她不知道这连衣裙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她只不过拼接上两块丝绸,那条印花的丝绸巾单看甚至有点俗气,她只不过把那整块的图案裁开拼接在胸前和腰身上,就有点特别。她并不认为她身上的线条怎么好,她丈夫开玩笑都说她过于扁平,缺乏性感,难道一穿上这连衣裙就真那么好看?你说问题不在于连衣裙。那在于什么?她说她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说你没说在于什么,总之不在于连衣裙。在于无论她穿什么她丈夫都无所谓,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她说她并不想引诱谁。你连忙否认你什么也没说。她说她什么也不说了。你说她不是要找人谈谈?谈谈她的苦恼?她那位女朋友的苦恼?你让她继续说下去。她不知道还说什么好。说四喜九子,他拿手好菜。她说他全都事先计划好了,他妻子出差不在。你提醒她原本不是看他妻子而是去吃饭,她应该估计到他妻子不在,只是不该加以提防。她承认是这样的,越提防心里压迫越大。越发控制不住自己?她没法抗拒。在他看她连衣裙的时候?她只好闭上眼睛。不愿意看见她自己这样失去理智?是的。不愿意看见她自己也一样疯狂?她说她都胡涂了,她没想到弄成这样,可当时她知道她并不爱他,无论从那方面来说。她丈夫都比他强。你说她其实谁都不爱。她说她只爱她儿子。你说她只爱她自己。也许是,也许不是,她说她后来走了,再也不愿单独见到他。但还是见了?是的。也还约在他家?她说她想同他说个清楚——你说这说不清楚。是的,不,她说她恨他,也恨她自己。又再一次疯狂?别再说了!她烦恼透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讲这些,她只想这一切赶快结束。你问她如何结束得了?她说她也不知道。

图片 1

    又是一个白大褂,你说。

本来有一个词语是“衣袂飘香”,可无论什么材质做成的衣服都是没有香味的。香味从哪里来?《红楼梦》中,世家贵族的夫人,小姐们的衣服很香,那是用名贵的香料点燃后熏出来的。今天的人们不用香料,有香水啊!香水喷在衣服上,衣服自然就香喷喷,还能依个人的喜好选择什么样花香的香水。

    是她的一个女友,她说,她总来找她说她的苦闷。她说她不能同那些有孩子的女人整天只谈她们的孩子,上班一有空就为孩子和丈夫织毛衣。一个女人并不是丈夫和孩子的奴隶,毛衣她当然也为孩子织过,事情就打这开始,她说她烦恼也全来自这件毛衣。

可我只喜欢装香水的玲珑瓶子,并不喜欢那些人造的性质稳定,香味浓郁的化工产品。说到纯天然,实际上,拉一卡车玫瑰能蒸馏出多少玫瑰香精,唉,只是一丁点儿,说出来很残忍,得用毫升计数。

    这毛衣又怎么了?

衣服没香味,还是说一些衣袂飘飘的故事吧。

    她要你听她说下去,别打岔,她又问她说到哪儿了?

张爱玲有一双非常冷峻的眼睛,在她锐利的目光下,同性心里转什么小九九都逃不脱。她对衣服也有自己独到的评议与见解。她在《更衣记》这篇散文中说到晚清时女子的衣服上的那些滚边“袄子有三镶三滚,五镶五滚,七镶七滚之别,下摆与大襟上还闪烁着水钻盘的菊花、梅花。袖子上另钉着名唤“阑干”的丝质花边,宽约七寸,挖空镂出福寿字样。

    说到毛衣和毛衣惹来的烦恼。

“……在不相干的事物上浪费精力,正是中国有闲阶级一贯的态度……”

    不,她说她只有去教堂里听管风琴和做弥撒时的歌声,才得一点平静。她有时星期天去教堂做弥撒,让丈夫看一会孩子,他也该为孩子做一点事情,不能全付担子都落在她身上。她并不信天主,是她有一次路过教堂,现今教堂也对外开放,能自由出入,她进去听了一会,以后得空时就去。她还喜欢巴哈,是的,听巴哈的"安魂曲",她受不了那些流行音乐,这镣绕她,她已经烦不胜烦,她问是不是讲得太乱?

还有那些包裹在宽大的衣袖中的瘦小,扁平的女子“看上去不大像个女人而像一缕诗魂……似脚非脚的金莲抱歉地轻轻踏在地上。铅笔一般瘦的裤脚妙在给人一种伶仃无告的感觉……”怎么样,眼睛够厉害,冷峻、辛辣又在高度上,如芒在背,将心里积藏阴暗面,精工苛求的单调全部了然。

    她说,她开始吃药,每天服安眠药。她看过大夫,医生说这属于神经衰弱,她觉得非常疲劳,总也睡不够,可不吃安眠药又睡不着。她不是性苦闷,你不要误解了,她同她丈夫也有性高潮,也不是满足不了她,你不要往那方面想,他比你年轻得多,可他有他的工作,他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甚至有点野心,一个男人有点野心没什么不好,他关在实验室里夜里经常加班,在家嫌孩子吵闹。她不应该这么早有孩子,是他要的,他爱她,要她为他生个孩子,问题也就出在小孩子身上。

我没有张爱玲那双眼睛,只知道平凡如我,普通如我的女子们都喜欢漂亮的衣服,都喜欢用那些美丽的衣饰把自己打扮的更美一些。可喜欢归喜欢,把喜欢变成现实的路途中会有许多的故事。

    事情是这样的,她说她给她儿子织了件贴花的毛衣,她自己设计的花样,比展览会上的那些儿童服装还好看,至少她这样以为。她同她所里新调来的一位同事一起去看一个出口时装展销会,单位里发的票。那几天他们测试的仪器坏了待修,班上没事,他们乘上班的时间去展销会上转了一圈,想看看有什么可买的没有。他陪她去,说给他妻子也许买点什么。他们结果什么都没有买。他倒是也说她给她儿子织的那件毛衣胜过那些展出的儿童服装,她完全能搞服装设计。那以后,她开始琢磨,又买了本时装裁剪的书作为参考,用一块她买来一直没去做的粗毛蓝棉布同一块她不怎么戴的头巾剪了拼接在一起,做了件露出肩膀的连衣裙,穿着上班去了。进机房更衣之前他看见了,涛讲了一番,还说她就应该穿她自己设计的衣服。这之后没两天,他弄来两张模特儿时装表演的票,请她一起去看。

有时候,所爱的衣饰是不便拥有的。女伴站在一根宽大的羊毛披肩面前,再也挪不开脚步。她喜孜孜地看着,美滋滋地想象着;我实在等不及她下定决心,推走了她,

    事情主要出在这些模特儿身上。

“走吧,你啥时候有功夫披它,上班穿正装;下了班,回家里,头低下做不完的家务!”

    她要你听她说下去,不,她说他说她如果容那件毛蓝布拼接的连衣裙上台,完全能比过这些模特儿,还说她身材特别好。可她说她知道她不够丰满。他却说模特儿并不需要乳房太高,只要腿长,身上有线条,又说她身上线条特别苗条,尤其是她穿那件毛蓝布连衣裙的时候。她说她也真喜欢穿这件连衣裙上班,因为是她自己做的,可她每次穿去他总要打量一番。有一次,她更衣出来,他又那么看她,还说请她出去吃晚饭。

一件水红的曳地长裙,真漂亮!高领,能体现穿着者的高贵,体态的修长;无袖,穿上它行走间,裸露的胳膊衬托着女性的妩媚。参加稍正式的聚会,舞会,穿这条裙子真合适。店主也看出来这两女子喜欢,站在裙子跟前,满脸的愉悦,过来劝试一试,唉,还是让它挂那儿,等有机会穿它的人领它回家吧。

    她于是去了。

图片 2

    不,她说她拒绝了,她要去托儿所接小孩,她不能把孩子晚上扔在家里不管。他问她是不是她丈夫晚上不让她单独出门?她说不是,但她出去走动也多半带着小孩,况且不能太晚,小孩子要早睡觉。当然她并不是晚上一个人没出去过,让丈夫看一会孩子,总之,她不能问他晚上出去吃饭。有一天,他又请她第二天午间休息到他家去吃中饭,让她尝尝他烧的四喜九子,他拿手的好菜。

爱新颖的时装,可惜疼自己的钱,是大多数居家过日子的小女子心结。面对标成四位,五位数字的时装,有的望“价”兴叹;有的赶快溜走;有的愤愤地说:“把个价标成天价,给谁卖?我的钱还要派其他用场。”

    她又拒绝了。

这不,现就有一位为多花钱和她的丈夫吵了起来小女子。她的丈夫去出差,她叮嘱回来时给她买一顶帽子。帽子买回来了,她边试戴,边问旁边的丈夫,帽子是花多少钱买的。丈夫报了一个数字,她一听,气极了,立马吼:“干吗要花这么多钱,这么多钱够买好几顶帽子了。”

    不,她先答应了。可他又说希望她穿那件毛蓝布的连衣裙来。

这么叨叨的结果是:气愤的丈夫一把抓过帽子,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此后,她再也不敢问丈夫买来的东西,究竟是花了多少钱。同事问她漂亮的手机,合体的时装是多少钱买的时,她总说:“这是我丈夫买的,我不知道价钱,我也不敢问。”

    她答应了?

会买衣服的好老公是别人家的。一帮女子们正聚在一起羡慕着一位这样的好老公。

    不,她没有答应而且说她不一定去。但是第二天,她还是穿着这件连衣裙去上班了。中午休息时跟他去了他家。她不知道这连衣裙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她只不过拼接上两块丝绸,那条印花的丝绸巾单看甚至有点俗气,她只不过把那整块的图案裁开拼接在胸前和腰身上,就有点特别。她并不认为她身上的线条怎么好,她丈夫开玩笑都说她过于扁平,缺乏性感,难道一穿上这连衣裙就真那么好看?

“真有眼光,给她的妻子买的衣服穿上咋那么好看呢!”“人家是每家店挨个挨个转着挑,看中了,就跟时装店老板讲好价钱,拿回家让老婆试,试好了才转回来付钱。”**“就是,咋那么会挑的呢!”……**

    你说问题不在于连衣裙。

一帮人带着感慨各自散开回家。回家里准定跟自己的丈夫细细地说了几遍。这不,就有一位领来自己的丈夫给自己挑衣服。可她把人只领到时装店对面的人行道上,对方任凭她怎么呼喊,也不过来,最后,在她的喊声里,她那不修边幅的丈夫干脆蹲在了人行道边。无可奈何中,她抓起一件衣服要试,对面蹲着的人喊了过来:

    那在于什么?她说她知道你要说什么。

“你穿的进去吗?小心人家的衣服。”

    你说你没说在于什么,总之不在于连衣裙。

气恼的妻子穿好衣服回头,那边蹲着的人,早已没了踪影。

    在于无论她穿什么她丈夫都无所谓,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她说她并不想引诱谁。

    你连忙否认你什么也没说。

图片 3

    她说她什么也不说了。

我也喜欢那些美丽的衣服。可是爱它们的路途,也是颇多曲折的。

    你说她不是要找人谈谈?谈谈她的苦恼?她那位女朋友的苦恼?你让她继续说下去。

上高一时,父亲问我要什么衣服,他去给我买。我把父亲领到一家卖军服的摊位前,指着一件黄军装说就买这件。父亲愣住了,当时,他没有问我为什么非得要这件衣服。但是,考虑半天后,随我心愿,买给了我。此后,那件黄军装便被我穿了好些年。

    她不知道还说什么好。

穿上它,与衣服相匹配的有脸上的表情:板着个脸,在今天该是酷毙了,在当时是让所有男生恼恨,让所有女生愤恨的高不可攀;还有走路时的大步流星,脚步迅疾;上楼时一步两级“蹭,蹭……”;下楼时,手扶栏杆,一路小跑,哧溜就到楼下。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励志梅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娄山: 四十

上一篇:街坊少妇: 商州初录(5)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www.8029.com】与外国新余会合的礼节
    【www.8029.com】与外国新余会合的礼节
    这里不可不提出的是,下列情形,特别不可随意。 对德意志客人,握手很正式并伴有差十分少感到不到的鞠躬,除非对全数者很了然,其余的触发,比如拥
  • 魏书: 卷八十三·列传外戚第七十一
    魏书: 卷八十三·列传外戚第七十一
    世祖继绝世,以阳平王熙之第叁子浑为马鞍山王,以继连后,加平西老将。浑好弓马,射鸟,辄历飞而杀之,时皆叹异焉。世祖尝命左右分射,胜者中的,
  • 汉书: 卷三十九·萧何曹参传第九
    汉书: 卷三十九·萧何曹参传第九
    汉二年,拜为假左丞相,入屯兵关中。月余,魏王豹反,以假左丞相别与韩信东攻魏将孙□东张,大破之。因攻安邑,得魏将王襄。击魏王于曲阳,追至东
  • 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列传·卷九十五
    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列传·卷九十五
    ○刘玄佐 子士宁 士幹 李万荣附 籓镇宣武彰义泽潞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九 董晋 陆长源 刘全谅 李忠臣李 希烈 吴少诚 弟少阳 少阳子元济附 刘玄佐,滑州匡
  • www.8029.com菜根谭注释评析: 四○○、机神触事 应
    www.8029.com菜根谭注释评析: 四○○、机神触事 应
    万籁寂寥中,忽闻一鸟弄声,唤起许多幽趣;万卉摧肃后,忽持一枝擢秀,便触动无限生机。可见性天未常枯槁,机神最宜触发。 文/原来可以改名字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