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集: 韩愈文集 卷三十四·碑志十一
分类:励志梅文

【卢浑墓志铭】

◎墓表八首

【柳州樊绍述墓志铭】

  (浑,云南法曹相国军第二子,而公妻弟也。然有铭无志焉。)

  【洛江区令欧君墓表〈天圣□年〉】

  (欧阳修公云:退之与樊绍述作铭,便似樊文,诚不虚语。据宗师元和七年,尚为前太子舍人,未使南方也,见公《与郑孩他妈书》。元和十二年,因在京都,未出刺绛州也。见《示郊诗》及《荐状》。自绛还朝,当在长庆初年,序不载其卒之时间,或法不必载邪?)

  前汝父母右汝兄。(兄上或有弟字,或作“后有汝兄。”浑,於陵弟也,兄弟惟四个人。)汝从之居,视汝如生。迁汝居兮,日月之良。(迁汝,或作“汝迁于”三字。)汝居孔固兮,后无有殃。如不信兮,视此铭章。(此或作于。)

  君讳庆,字贻孙,姓欧氏。其上世为韶州曲江人,后徙均州之郧乡,又徙襄州之谷城。乾德二年,分谷城之阴城市和商场为乾德县,建光化军,欧氏遂为乾德人。

  樊绍述既卒,且葬,(绍述河中人。)愈将铭之,从其家求书,得书号《魁纪公》者三十卷,曰《樊子》者又三十卷,《春秋集传》十五卷,表笺状策书序传记纪志说论今文赞铭,凡二百九十一篇,(志上或无纪字。)道路所遇,及器具门里杂铭二百二十,赋十,诗七百一十九。(一十或作又十。今以《艺术文化志》考之,皆有其目,独铭赋诗亡焉。所谓表笺状策等文,凡二百九十一篇,曰《樊宗师集》二百九十一卷,数同,而以卷为篇,疑《志》之字误也。)曰:多矣哉!古未尝有也。然则必出于己,不袭蹈前人一言一句,又保其难也。(《国史补》云:“元和之后,文笔则学奇于韩吏部,学涩于樊宗师。”退之作樊墓志,称其为文,不剽袭,观《绛守居园池记》,诚然,亦大奇涩矣。本朝王晟、刘忱皆为之注明,如“瑶翻碧潋,嵬眼倾耳”等语,皆前人所未道也。欧阳公《跋绛守居园池记》云:“元和小说之盛极矣,其奇异至于如此。”又诗曰:“尝闻绍述绛守居,偶来登览礼拜五隅。异者樊子怪可吁,心欲独去无古初。穷荒探幽入无有,一语诘曲百盘纡。孰云己出不剽袭,句断欲学盘庚书。”云云。)必出入仁义,其富若生蓄万物,必具海含地负,放恣横从,(子容切。)无所统纪;但是不烦于绳削而自合也。呜呼!绍述于斯术,其可谓至于斯极者矣。

  【虢州司户韩府君墓志】

  修尝为其士大夫,问其故老乡闾之贤者,皆曰有三个人焉。其一人曰都督、赠太师、中书令邓文懿公,其一人曰里胥屯田里正戴国忠,其一个人曰欧君也。多人者学问出处,未尝十12日分歧,其忠信笃于朋友,孝悌称于宗族,礼义达于乡闾。乾德之人初未识学者,见此多人,皆尊礼而爱亲之。既而都是进士举于乡友,而君独黜于有司。后二十年,始以同三礼出身为潭州九江主簿,陈州司法参军,监考城酒税,迁彭州武装部队推官,知宁德南安市事。而邓公已贵显于朝,君尚为州县吏,所至上官多邓公故旧,君绝口不复道前事,至终其去,不知君为邓公友也。君为吏廉贫,宗族之孤儿幼童者皆养于家。居乡友,有讼者多就君决曲直,得一言,遂不复争,人至现今传之。

  生而其家贵富,长而不有其藏一钱,(长而或作而长。)内人告不足,顾且笑曰:“小编道盖是也。”(盖下疑有如字。)皆应曰:然。无不意满。尝以金部大将军告哀西部,(或无尝字。元和十五年嘉月,宪宗崩,宗师以金部太尉告哀南方。)还言某师不治,罢之,以此出为绵州里正。(师或作帅。方无出字,以下文“又出”观之,宜有。)一年,征拜左司太尉,又出刺绛州。(或无刺字。)绵绛之人,于今皆曰:“于自家有德。”认为谏议大夫,命且下,遂病以卒。年若干。(病以或作以病。)

  (韩氏自魏史安桓王茂五世孙硭兀尝为桂州知府。四子:长仲卿,为武昌令,赠上大夫右仆射。次少卿,太白云:“感概重诺,死于节义。”次云卿,礼部经略使。公为《科斗书后记》云:“叔父当大历世,文词独行中朝。”即云卿也。季绅卿,泾阳令,尝为曲靖录事参军,太白谓“工古文而能官者”。公与兄会、介,仲卿之子也;俞、危云卿之子也;岌,绅卿之子也。岌为虢州司户,故公志云,桂州君之孙,司录君之子。其系明甚。李白为《武昌德政碑》,亦言桂州君四子,名讳长少,皆与此志合,惟《唐史·世系表》,乃以桂州君为有七子,无少卿,而有晋卿、季卿、子卿、升卿,果何据而然?未有公之家世,而适误漏者也。史至是,何以取信后世哉?)

  嗟夫!五人之为道,无所不一致,至其穷达,何其异也!而多少人者未尝有动于其心,虽乾德之人称多个人者,亦不以贵贱为异,则其幸不幸,岂足为多人者道哉!然则达者昭显于有时,而穷者泯没于无述,则为善者何以劝?而后世之来者何以考德于其先?故表其墓以示其子孙。

  绍述讳宗师,父讳泽,尝帅揭阳、江陵,官至右仆射,赠某官。(兴元元年112月,樊泽为哈密主人都尉;贞元二年闰112月,徙镇荆南;两年八月,自荆南复为昭通主人参知政事;十二年加检校右仆射;十八年三月卒于镇,赠司空。)祖某官,讳泳。(泳试齐齐哈尔评事,累赠兵部上卿。)自祖及绍述,三世都以军谋堪将帅,策上第以进。(开元中,泳举草泽科。建否月年,泽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元和八年三月,宗师举军谋宏远堪任将帅科。)绍述无所不举,于辞于声,天得也,(得下或有地字,或有地出字,皆非是。)在众若无能者。尝与观乐,问曰:“何如?”曰:“后自然。”已而果然。(后上或有某字,非是。)铭曰:

  安定桓王五世孙硭兀为桂州军机大臣,化行南方。(长,或作刺,考《世系表》,青莲居士《去思颂》、公《墓志》、《行状》,皆作参知政事。)有子多个人,最季曰绅卿文而能官,尝为江门录事参军,事故宰相崔圆。(或无“参军”二字。上元节元年五月,以崔圆为宁德基本上督府都督、河源太师。)圆狎爱州民丁某,至顾省其家。后大衙会日,司录君趋以前,大言曰:“请举公过,公与小民狎,至至其家,害于政。”(或无复出至字。)圆惊谢曰:“录事言是,圆实过。”乃自署罚五玖仟0钱。由是迁泾阳令,破豪家水碾,利民田,顷凡百万。

  君有子世英,为邓城军机大臣;世梗举贡士。君以天圣七年卒,享年六十有四,葬乾德之西北京广播大学节山之原。

  惟古于词必己出,降而不能够乃剽贼。(或作脱。)后皆指前公相袭,从汉迄今用一律。寥寥久哉莫觉属,(觉或作学,非是。)神徂圣伏道绝塞。既极乃通发绍述,文从字顺各识职。有欲求之此其躅。

  君讳岌,桂州君之孙,司录君之子,亦以能官名。少而奇,壮而强,老而通。(阁本无“而强老”三字,方感觉脱。)以元和元年7月十十三日卒,年五十七。(元或作三。)娶京兆田氏女。(或无女字。)男曰家,女曰门、曰都,皆幼。(或无曰门二字。)初,君乐虢之土田山水,求掾其州,去官犹家之。既卒,因以其年5月某日,葬州北十里崔太尉墓西。(葬下或有于字。)铭曰:

  【校尉屯田员外郎李君墓表〈宝元元年〉】

  【中医务职员陕府左司马李公墓志铭。】

  凡兆于兹,唯其家之材,(或作财。今按:此句未详,当有脱误,)盖归一时。

  玛纳斯河东至乾德,汇而南,民居其冲,水悍暴而岸善崩,然其民尤富完。其下之材,治室屋聚居,盖数千家,皆安然易汉而自若者,以有石堤为可恃也。景涛迥辏余始为其太守,既行汉上,临石堤,问其长老,皆曰吾李君之作也。于是喟不过叹,求李君者,得其孙厚。厚举举人,好学,能自言其世。云:

  (并阝七子,汉其一也,即公之婿。《新旧史》有传可考,故《志》云:“汉,韩氏婿也。故予为铭。”)

  【四门大学生周况妻韩氏墓志铭】

  李氏,贝州清河人。君举举人,中淳化八年乙科。镇州真定主簿齐化基,为吏以强察自喜,恶君廉直不为屈,多求事可酿为罪者责君理之。君辨愈明,不可污。卒服其能,反荐之,迁威虏军判官。

  公讳并阝,(薄经切。)字某,雍王绘之后。(绘或作会,《新旧史》作绘,太祖景天子之第五子也,为隋夏州管事人。雍,于众切。)王孙道明,唐初以属封淮阳王,又追王其祖父。(追王之王字,音旺。)曰雍王、长平王。(下或有“长一生淮阳”五字。绘子贽,贽子道玄。武德元年十二月,封道玄淮阳王,追封绘曰雍,贽为广东王。)淮阳生景融,(生一作王。)景融亲益疏,不王;生务该,务该生思一,思毕生岌。(鱼及切。)比四世,官可是县令州佐,然益读书为行,为节度使家。

  (此《志》及《张彻墓志》,都以俞为锦州尉,《唐宰相表》以俞为安阳令,亦误矣。)

  秩满,吉林转运使又荐为幽州武装力量推官。逾年,吏部考籍,凡四较考者,外皆召还,公考当召。是时,契丹侵边,广陵独乞留君督军饷,课为最多,迁马宿迁寺丞,乘传治壁州疑狱。既还,转运使又请御史大梁,督旁七县军饷,课尤多而民不劳。遭岁饥,悉出庾粟以贷民,且曰:“凶、丰甚,必复。使丰而归诸庾,是化吾朽积而为新,乃两利也。”转运使以为然,因请君益贷贝、魏、沧、冀诸州。后岁果丰,饥民德君,粟归诸庾无后面一个,盖赖而活者数十万家。居四年,转运使上冀人言,乞留,许留一岁,就拜殿中丞。岁满将去,冀民夜私入其府,堑其居,若不可出。君谕之,乃得去。

  岌为蜀州晋原尉,(原或作康,)生公,未ㄧ以卒。(子生三岁曰ㄧ。《说文》:“周年也。”)无家,母抱置之姑氏以去,姑怜而食之。(食音嗣。)至五伍周岁,自问知本末,因不复与群儿戏,常默默独处,曰:“吾独无父母,不力学问自立,不名称叫人!”年十四五,能记号《论语》、《御史》、《毛诗》、《左氏》、《文选》,凡百余万言,凛然殊异。姑氏子弟,莫敢为敌。浸传之闻诸父,(敌或作娇,非是。之闻或作闻之。)诸父泣曰:“吾兄尚有子耶?”迎归而坐问之,应对横从无难。(从,子容切。)诸父悲喜,顾语群子弟曰:“吾为汝得师。”(语或作谓。或无曰字,无作者字。)于是纵学,无不观。以朝邑员外尉选,鲁公真卿第其所试文上等。(文下或有为字。试书判拔萃为上品。)擢为同官正尉,曰:“文如李尉,乃可望此。”其后比以书判拔萃,(或无比字。)选为万年尉,为华州录事参军。争事于大将军,去官,为陆浑令。广西尹郑余庆荐之朝,(元和十年五月,郑余庆为广东尹。)拜南郑令。尹家奴以书抵县请事,公走府,出其书投之尹前。尹惭,其廷中人曰:“令辱笔者,令辱笔者!”(《汉·张耳传》:“弘一法师素贵,起惭其从官。”又《袁盎》:“还愧其吏。”公此文与《刘昌裔志》,皆用此。或无复出“令辱小编”三字。)且曰:“令退!”遂怨之。拾掇四年无所得。(或无所字。)拜宗正丞。宰相以文科理科白为资州都尉,公喜曰:“吾将有为也。”谗宰相者言之,上曰:(或无者字,非是。)“是与其故,故得用。”改拜陕府左司马。(陕虢上卿卫中央银行,辟佐其府。)公又喜曰:“是官无所职,吾其不以吏事受责死矣!”长庆元年元阳戊戌。以疾卒,春秋七十三。(或无大簇字,而云李本作仲夏,盖3月十二十三12日也。今按:是年丁卯岁,壬辰非岁名,则为日名,而在月下为是。方知日辰所直,而不以李本补“开岁”字,不可晓也。)公内外行完,洁白奋厉,再成有家,太尉谈之。

  四门大学生周况妻韩氏,讳好,(或有复出好字。)太傅礼部都督讳云卿之孙,聊城尉讳俞之女。聊城娶赵氏,生二女三男。(下梅州字,或作俞。俞二女:长嫁周况,次嫁张彻。三男:无竞、启余、州来。)呼伦Bell特出豪纵,不治资业,喜酒色狗马。赵氏卒十一年,而衡水亦卒。德州从父弟愈,于时为学士,(或无弟字,旧本都有。今按:公父仲卿与松原之父云卿为小家伙,则公与松原,固从父兄弟也。)乞分教东都生,以收其孥于丹东界中等教育畜之,而归其长子于周氏况。(于一作於,元和元年,况中进士第。是岁,公以好好适况。)

  军机大臣福建,未行,契丹兵指邢、螅国君择吏之能者,改君少保邢州。其守赵守一当守邢以寇,辞不任邢事,天皇曰:李某佐汝,可无患。守一至邢,悉以州事任君。里正中丞王嗣宗辟推直官,遂荐为里正,以疾不拜,求知光化军,作所谓石堤者。孙何荐其材,拜三司户部判官,改知建州,都是疾辞。又求知汉阳军,居一周岁,而汉阳之狱空者三虚岁。卒以疾解,退居于汉旁。大中祥符七年四月某日卒于家,遂葬县东遵教乡之友于村。子孙因留家焉。

  老婆博陵崔氏,朝邑令友之之女,其曾伯父玄啵有功中宗时。(长庆八年3月,玄辔凤阁太尉同平章事。神龙元年,率羽林兵诛张易之、昌宗,迎太子监国,是为中宗。)爱妻高明,遇子妇有节法,进见侍侧,肃如也。七男三女:梗为澄城主簿;其嫡激,怀橇睿唬激下或有为字。)放,芮城尉;汉,监察太守;(汉字南纪,元和四年举人,时为监督提辖,终于宗正少卿。)隆Ⅻ、潘,皆进士。(拢字经野;,字正武;潘,字子及,皆登贡士第。潘,大中初为礼侍。拢所简切。音光。)及公之存,内外孙十有四人。11月甲申,葬华阴县东若干里。汉,韩氏婿也。故予与为铭。其词曰:

  况,进士,家世儒者。(或无况字。)曾祖讳延,潭州弗罗茨瓦夫令;祖讳晦,上海服兵役;父讳良甫,左骁卫兵曹敬伯军。况立名行,职员誉之。韩氏嫁四年,生一男一女,年二十七以疾卒。(疾或作病。)葬长安城南凤栖原。其从父愈,于时为中书舍人。(父下方有弟字。今按:方本非是,《仪礼·丧服篇》有“族伯公”者,曾祖之兄弟也,其子为“族祖父”,其孙为“族父”,其曾孙为“族兄弟”。有“从祖祖父”者,祖父之兄弟也,其子为“从外公”,其孙为“从祖兄弟”。有“世父叔父”者,父之兄弟也,其子为“从父兄弟”,今韩公于吉安及虢州,皆为从父弟矣。于龙岩之女,则公当为从曾祖父也。此但云从父,为脱一祖字。方作从父弟,尤误。今无别本,不敢辄增祖字,且从诸本去弟字。)为铭曰:

  君讳仲芳,字秀之,享年五十有三,官至太尉屯田员外郎。君为人敦敏而材,以疾中止。

  愈下而微,既极复飞,其自公始。公多儿子,将复庙祀。(庙或作其。今按:《唐会要》:礼官议户部少保韦损四代祖所立私庙:“子孙官卑,其祠久废,今损官三品,准令合立三庙。”此以并阝之先尝有王封,而后世官卑,不得立庙,故云“将复庙祀”也。然唐制亦非古,而本庙立法尤疏略,唯苏魏公尝议立庙与袭爵之法,相为表里。其说为善,惜乎当时不进行也。)

  夫失少妇,(失或作丧。)子失壮母。归纳无处。

  余闻古之有德于民者,殁则乡人祭于其社。今民既不能祠君于汉之旁,而其墓幸在其县;余,令也,又不表以示民,呜呼!其为什么章乃德?俾其孙刻石于隧,以永君之扬。

  【故大梁节度判官赠给事中清河张君墓志铭】

  【韩滂墓志铭。】

  【石曼卿墓表〈庆历元年〉】

  (张彻,为范阳府监察太尉,其帅张弘靖也。《志》不出弘靖姓名,若有所讳焉耳。彻死于乱,具载之史,其言多出公《志》。)

  (公为袁州日,二侄湘、滂,皆从之。滂死于袁州,故云:“权葬珠海郭南一里。”九江,袁州也。《世系表》:老成二子,湘龙岩丞,滂宣城丞。按《志》滂年十九死,则未尝仕也。《表》复误矣。)

  曼卿,讳延年,姓石氏。其上世为临安人。明州入于契丹,其祖自成始以其族间走南归,圣上嘉其来。将禄之,不可,乃家于宋州之宋城。父讳补之,官至太常大学生。幽燕俗劲武,而曼卿少亦以气自豪,读书不治章句,独慕古代人奇节伟行特别之功,视世俗屑屑,无足动其意者。自顾不合于世,乃一混以酒,然好剧饮,大醉,颓然自放,由是益与时不合。而人之从其游者,皆知爱曼卿落落可奇,而不知其才之有以用也。年四十八,康定二年6月二十一日,以太子中允、秘阁校理卒于京师。

  张君名彻,字某,以贡士(彻中进士第,在元和七年。)累官至范阳府监察太史。长庆元年,今牛宰相为太尉中丞,(元或作二,考之史,当作元年。陈齐之云:常疑牛僧孺之为人,观此语,则知韩公亦不喜其人矣。然“牛宰相”三字,或作“今宰相牛公”,未知孰是。)奏君名迹,中节度使选,诏即感觉都尉。其府惜不敢留,遣之,而密奏:“咸阳将父亲和儿子继续,不廷选且久,今新收,臣又始至,(长庆元年六月,益州大将军刘总请去位;二月,以总为太平军太史,张弘靖为宛城郎中,代总。)孤怯,须强佐乃济。”发半道,有诏以君还之,仍迁殿中侍里正,加赐朱衣面鱼。(仍或作乃。)至数日,军乱,怨其府从事,尽杀之,而囚其帅,且相约,张军机大臣长者,毋侮辱轹蹙笔者事,无庸杀,置之师所。(轹音历。毋或作无。笔者事下或有“无罪”二字。长庆元年四月,益州军乱,囚大将军张弘靖于蓟门馆,杀判官韦雍、张宗元、崔仲卿等;以彻长者,不杀,置之于蓟门馆。)居月余,闻有中妃嫔自香水之都至。君谓其帅:“公无负此大老粗。上使至,可因请见自辨,幸得脱免归。”(或无免字。)即推门求出。守者以告其魁,魁与其徒皆骇曰:“必张御史,张上卿忠义,必为其帅告此。(史下或无张字,及无“告此”二字。按:告字疑当作言。)余名不及迁之别馆。”(今按:余名二字疑衍,而下文“比不上迁之别馆”,自为一句,盖述其言如此。下文又云“即与众出君”,乃记其事也。但无所考,不敢辄删耳。或云:余名字不必去,其曰“迁之别馆”,盖言今当如此耳,亦通。)即与众出君。(与或作以。)君出门骂众曰:“汝何敢反!明日吴元济斩东市,前几天李师道斩于军中;同恶者,父母老婆皆屠死,肉饣委狗鼠鸱亚。(《新史》书彻事大概出公此《志》。其所书骂贼语,凡削六字,改一字,笔削固史氏事,不过改饣委为饱,则不若公语,且有来处,此《前汉·陈余》所谓“以肉饣委虎”也。)汝何敢反,汝何敢反!”行且骂,众畏恶其言,不忍闻,(畏下或有皆字,非是。或在畏上,则或有之。)且虞生变,即击君以死。君抵死口不绝骂,众皆曰:“义士、义士!”或收瘗之以俟。

  滂,韩氏子。其先仕魏,号安定桓王。(王名茂,滂九世祖也。)滂父老成,厚谨以文,为韩氏良子弟,未仕而死。有二子,滂其季也。其祖讳介,为人孝友,一命率府军佐以卒。二子:百川、老成。老成为伯父起居舍人某后。(或无复出老成字,或无某字。)起居有德行言词,为世轨式。滂既兄弟四人,而率府长子百川早死,无嗣,(或无早字。)其叔祖愈,命滂归后其祖。

  曼卿少举贡士,不中。真宗推恩,三举进士,皆补奉职。曼卿初不肯就,张文节公素奇之,谓曰:“母老乃择禄邪?”曼卿矍然起就之,迁殿直,久之,改太常寺太祝、知济州庆德钦县,叹曰:“此亦可认为政也。”县有治声。郎中乾宁军,丁母永安县君李氏忧,服除,节度使永静军,都有能名。充馆阁矫正,累迁通化寺丞,太傅海州,还为校理。庄献明肃太后临朝,曼卿上书,请还政天皇。其后太后崩,范讽以言见幸,引尝言太后事者,遽得显官,欲引曼卿,曼卿固止之,乃已。

  事闻,君王壮之,赠给事中。其友侯云长佐郓使,请于其帅马仆射,(马总。)为之选于军中,得故与君相知张恭、李元实者,(恭或作泰。)使以币请之范阳,范阳人义而归之。以闻,诏所在给船舆,传归其家,赐钱物以葬。长庆八年八月某日,其妻子以君之丧,葬于某州某所。(四年,方云:“旧本或作二年,或作八年。按:郓帅马总也。总以二年秋迁右仆射,前年夏召还,当作二年或七年也。”今按:方说虽这样,而其所定之本,却作五年,今姑从之。盖或丧归逾年,马既召迁,乃克葬也。)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励志梅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韩愈集: 韩愈文集 卷三十四·碑志十一

上一篇:说道高的人,都是如何让人欢欣鼓舞。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名人大全: 惠栋简介
    名人大全: 惠栋简介
    姓名:惠栋 国籍:中国 年代: 职位: 惠栋(1697~1758)  清代汉学家。汉学中吴派的代表人物。字定宇,号松厓。江苏元和(今江苏吴县)人。祖周惕,
  • 【www.8029.com】与外国新余会合的礼节
    【www.8029.com】与外国新余会合的礼节
    这里不可不提出的是,下列情形,特别不可随意。 对德意志客人,握手很正式并伴有差十分少感到不到的鞠躬,除非对全数者很了然,其余的触发,比如拥
  • 魏书: 卷八十三·列传外戚第七十一
    魏书: 卷八十三·列传外戚第七十一
    世祖继绝世,以阳平王熙之第叁子浑为马鞍山王,以继连后,加平西老将。浑好弓马,射鸟,辄历飞而杀之,时皆叹异焉。世祖尝命左右分射,胜者中的,
  • 汉书: 卷三十九·萧何曹参传第九
    汉书: 卷三十九·萧何曹参传第九
    汉二年,拜为假左丞相,入屯兵关中。月余,魏王豹反,以假左丞相别与韩信东攻魏将孙□东张,大破之。因攻安邑,得魏将王襄。击魏王于曲阳,追至东
  • 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列传·卷九十五
    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列传·卷九十五
    ○刘玄佐 子士宁 士幹 李万荣附 籓镇宣武彰义泽潞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九 董晋 陆长源 刘全谅 李忠臣李 希烈 吴少诚 弟少阳 少阳子元济附 刘玄佐,滑州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