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029.com】淡说金庸小说里的爱情之《雪山飞
分类:励志梅文

看新修版《雪山飞狐》,因为原作记不清了,所以读的好像一本新书,很有兴味,几乎是欲罢不能。

www.8029.com 1

果然是在渴欲的久了。这些年,我试过去读许多人写的武侠,多是觉得枯乏无味。

比起《飞狐外传》,《雪山飞狐》似乎更被广大民众所熟悉的。当然,这里指的是电视剧。而《雪山飞狐》的小说原著,却实实在在更像是“飞狐外传”——一部外传式的作品。

记得初中,我读金庸最烂熟的时候,分明最看不上的便是这本书。

说是外传,实际上是前传。通过极少人物、极短时间内所做的并不很多的谈话,讲述出涉及胡斐父亲胡一刀、苗人凤,甚至闯王宝藏等极多旧时秘闻的故事。

我以为,这只是一本失败的叙事实验而已。

故事很精彩,金老的文学功夫更是迷人。而在如此短小的篇幅里,涉及的爱情线却并不比《飞狐外传》更少,甚至,更精彩。

武侠小说,能用朴素的传统叙事讲的动人心魄,才是大家,形式主义终是小道,可一不可二,更何况,“将一个故事讲上N遍”,这技巧,已经被好多人玩的烂熟了,老奸巨猾的金庸在玩弄这些技巧上,实在是生疏的很,偏又篇幅短——话说这些形式主义的玩意,要真玩大了,恐怕金庸更加HOLE不住是真。

www.8029.com 2

再加上,短就短了,该长的地方不长,该短的地方不短,让俩小孩打架打上整本小说十分之一的篇幅,明显是交不出稿时的敷衍之举,而几经删改,还保留着这种拖泥带水的要命缺陷。

胡一刀夫妇,几乎是金庸武侠世界里夫妻感情最和谐的一对。容我想想,感情可以如此稳定并深厚的,似乎也就只有《书剑恩仇录》里的文泰来和骆冰了。

老金,你改来改去,改了些什么啊?

胡一刀长得很丑,让人看了,感觉像是“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恶鬼”,而且行事粗鲁,“当真凶恶”。而胡夫人生得极美,“千娇百媚,如花似玉”。用书中人所言:“这一男一女哪,打个比方,那就是貂蝉嫁给了张飞,观音娘娘嫁给了判官。”

此外,我始终对老金脱了苗若兰的衣服这一笔耿耿于怀,当年我还是姣好少女,看到这一节,真是忍不住脸热心跳,暗骂无耻。

www.8029.com 3

直到今天,我依然以为,老金用这种方法加快俩人两情相悦的步伐,用的是流氓笔法。

这个反差,更甚于苗人凤和南兰。苗人凤样貌就算不很帅,但也肯定不至于像个恶鬼。苗人凤的性格最多有些木讷,不懂情趣,但绝不粗鲁,更不凶恶。

但我如今,已经脸皮很厚了,热起来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是南兰忍不了苗人凤,红杏出墙。胡夫人却能受得了胡一刀,琴瑟合鸣。

所以我的关注点转移了,转移到田青文身上。

说到底,这就是人心的区别。

这涉及到一件事,我一直迷惑的一个问题,所谓女主角,是按照所占篇幅和故事中的行动力划分呢,还是看她最后和男主角的瓜葛情分而定?

南兰生在官宦人家,心里想的是华衣锦盖、诗文乐韵。而胡夫人的心里,胡一刀便是当世无双的英雄豪杰,是世间最好的男人。

小时候,我坚定不移的以为,《雪山飞狐》的女主角,是娇滴滴、笑眯眯的苗大小姐。后来,我听老金自己的阐释,说《雪山飞狐》的第一男主角,其实是飞天狐狸胡一刀先生是也,那么,第一女主角,莫非是,胡夫人?

胡一刀夫妇,是连苗人凤都不禁赞叹的璧人,甚至在心爱的南兰面前,都忍不住要赞扬几句。以至于搞得南兰心生离隙,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如今重读,我倒有点疑心,其实,老金是有点被田青文这个荡妇迷住了。他在田青文\曹云奇\陶子安身上花费的笔墨,也许并不只是闲笔。

胡一刀对夫人爱得深沉,胡夫人同样对胡一刀爱得细致。通过很多细微末节,他们之间就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意,这大概也是金庸先生对爱侣间感情的憧憬和向往吧。

为了说田青文,我想先提提南兰。还有田归农。

www.8029.com 4

金庸笔下的不要脸小白脸,田归农要称第一,什么郑克爽、林平之,我想都得甘拜下风。

但金老爷子非常任性,为了完美胡一刀夫妇的深情,他让胡夫人最终选择了殉情。

原因是,当小白脸,也是要有点才干的,你以为当个绣花枕头上不得下本钱?

书上写,因为苗人凤答应了她会照顾胡斐,所以她再无牵挂。但这理由实在牵强,毕竟一个刚出生数天的儿子,还挽回不了那颗求死的心?胡夫人再爱胡一刀,可爱屋及乌,还不能让她为了爱情的结晶选择坚强地活下去?

田归农虽然武功不咋地,但终归是一派掌门,而且心思深刻,胡一刀、苗人凤这等人中俊彦,都被他算计过,黑道白道,都很给他面子。这样说,在厚黑学方面,他真的是一等一的人才。

为了完美,无视一切不完美。

而且,不能不提的是,人家确实长得帅。

在《雪山飞狐》中,金老爷子又任性地为胡斐安排了一个女人——苗人凤的女儿,苗若兰。

“不知怎的,我起了个怪念头:‘这位夫人和田相公才是一对儿,说不定是这恶鬼抢了田相公的夫人,他两人才结下仇怨。”——摘自阎基回忆录。

www.8029.com 5

相见的第一天晚上,她睡在床上,睁大了眼睛望着黑暗的窗外,忍不住暗暗伤心:为什么当日救她的不是这位风流俊俏的田相公,偏生是这个木头一般睡在身旁的丈夫?——《南兰小语》

这个安排给后来的影视改编提供了极大的发挥空间。有的,选择了让袁紫衣做女主角;有的,选择让苗若兰做女主角;有的,选择了让袁紫衣和苗若兰突破次元壁,聚到一起争风吃醋,做成了双女主……

不怕坏人太无赖,只怕坏人长的帅啊!

只是胡斐和苗若兰的感情,突发到不自然。个人以为,这不过是为了最后使胡斐那一刀砍或不砍有个理论依据,而强行安排的情节。

但最要命的一点是,田归农纵有十分不是,却混了一分真心。

但那一刀砍或不砍,是否真的与爱情有关?我向来认为,电光火石闪的选择,并不能代表真实的意愿,只与本能、惯性有关。

——南兰是逃不掉了。

www.8029.com 6

南兰这个女人,我十几岁时以为她大概是脑子被驴踢过,苗人凤是何等英雄了得?又对她关怀备至,丢了这样的顶天立地的奇男子,追随一个小男人。

书中的另一条感情线——田青文、曹云奇和陶子安。

有病啊!!!!!!!!!!!!!!!!!!

田青文,田归农之女。

后来,我明白了。真心明白了。

曹云奇,田归农的弟子、田青文的初恋、差一点儿成为田青文孩子的爹。

缘起缘灭,只是“不配”两个字。

陶子安,田青文的未婚夫。

南兰不是巾帼英雄的胡夫人,她有她想要的,一个与自己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书生相公,一段你侬我侬的闺阁甜蜜,刀头上舔血?大漠中放羊?她没那个胆量,最主要,她没那个想法。

这是一个令人几欲崩溃的组合。

所以,在“大雨商家堡”的激烈一幕中,南兰是很有勇气的,田归农失魂落魄,她招手叫他过去,坐在自己身边。

通奸,杀子……人性的阴暗面在他们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也许在武侠的世界里,所发生的事情总是极端一些,但情节相似、程度不同的事情,却不难在现实中重现。人,总是喜欢犯错误的生物。

仅这一招手,我便原谅了她十分之八九。

没几个女性角色会让我觉得惊悚,田青文就是其一。

记得看过一本日本小说,主妇要与自己健身教练私奔,丈夫和亲戚提前知道了私奔时间,于是大伙齐齐在那个时间聚在家中,主妇被无数双眼睛盯着,无法离开家门,在绝望之下,挥刀自杀。丈夫和亲戚们为了不让女儿知道母亲曾打算抛夫别女,将现场布置成复杂的他杀。

她在《雪山飞狐》中,就好像她爹田归农在《飞狐外传》里一样,为读者述尽了人间苦难,道尽了贪痴嗔怨。

结果,女儿的幼小心灵被保全了。

我却好心疼那死去的母亲。

这两则故事似乎可以互相映照。南兰走了,苗若兰可也没心理变态,成为连环杀手是不是?

该走的,为什么要勉强留住?

但是我又自我质疑过,可是,田归农,是坏人啊?

可是她爱他。

就像小师妹爱林平之,他是坏人也好,他是瞎子也好,甚至他是太监也好,他骗自己也好,他杀自己也好,她依然爱他,不爱大师兄。

南兰最终死了,死于心碎。

她自责于离弃自己的家庭,更伤怀于自己跟随的,不过是一个小人。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励志梅文,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029.com】淡说金庸小说里的爱情之《雪山飞

上一篇:笑傲江湖人队(Los Angeles Lakers)物之桑三娘 ,桑三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