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人,才能撩到手?
分类:励志梅文

看完飞狐外传后,总觉得金镛先生对胡斐不好。从小父母双亡,像韦小宝一样潇洒自在就算了,竟然还背负着替父报仇的责任。更可巧的是,该仇人还是他所敬重的英雄苗人凤。每每想到这里,我就有点难过,总觉得金老把胡斐逼上绝路。既然身世飘零也就算了,英雄人物不是应该这样忍辱负重么?可是竟然也没过美人关,朝思暮想的袁紫衣竟然是个尼姑,小心翼翼喜欢着他的程灵素竟然最后也为了他丢了性命。

www.8029.com 1

也因为太过悲惨,总会对这个闷骚男充满同情和好感。胡斐,书中并没有写外貌美丑,应该既不是飘逸俊朗类型,如福公子,也不是坚毅威武型如苗人凤。以前看TVB的时候演胡斐的是陈锦鸿,总觉得那类型把他给美化了。原著似乎并没有那么鲜明的形象。书中的胡斐应该是典型的金牛座闷骚男。不善于表达情感,善良,总是在良心与责任之间做心理斗争。但是他是个好人,沉默的好人似乎更值得被敬仰。他的情感“三段论”很有意思。第一次是远远偷窥马春花。马春花在他眼中有点类似玛莲娜。女神,因为善良所表现出来的大爱,马春花救了他。第二次是遇到袁紫衣。这个紫色系姑娘比较活泼,刁蛮洒脱,一个人闯天下,有点类似后来的郭芙蓉性格。按理说是比较讨喜的。最是那一抹醉人的紫色,成了他心中的小秘密。一直埋藏着心底的爱慕,蔓延出一朵小花来。按理说,算是一见钟情吧。可惜此侠女来无影去无踪,终究还是没了缘分。

(得不到的永远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第三段则是程灵素,书中此姑娘并不漂亮,这也是遗憾。不过我很喜欢她。她是个可敬的姑娘。药王毒手的徒弟,从来没有杀过人,温婉懂事,灵气逼人,小心翼翼地喜欢着胡斐,不给他一点负担。总会为这样的姑娘惋惜,像小昭,郭襄,程英她们一样,为了所爱不顾一切牺牲去成全她们所爱的人的幸福。记得以前她问胡斐,我和马姑娘你只能救一个,你会救谁?胡斐说,救马姑娘,然后我们一块死。不知道这样的情感到底是亲情还是掺杂了几分爱意,直到最后程灵素为他吸出毒血的时候,他才感受到了刻骨铭心的伤痛。他怎会想到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姑娘便已芳心暗许,此生天涯。他怎会想到一个冰雪聪明之人在爱情面前如此单薄?

1

红尘之中,最美最凄的都是情字?一个如此聪明可爱的小姑娘,怪只怪遇见了他,一眼万年,与他万里风尘,多少次出生入死,多少次情真意切,最后只能用死亡的结局来成全她美丽的爱情。当然,估计她还是乐意这样的安排的。她以为这样她就可以不被遗忘。当然,她并没有被遗忘,给他的是一份内疚。最后他葬了她,有人歌谣,"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多少算是爱的回音吧。

《飞狐外传》,其实是一部撩妹(汉)教科书。

张爱玲有句话很切骨,没有一个女人是因为她灵魂美丽而被爱的。

胡斐刚认识程灵素时,她只是个乡下种花的小村姑,一把枯黄的头发,一张营养不良的脸。

说得有些世俗。但是何尝不是这样呢?激动的总是打抱不平者,没准儿她就是心甘情愿的。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几乎没人会对她一见钟情。

写到这里,还是觉得金老太偏爱黄蓉了。最后这个闷骚男注定孤独的长大,孤独被成全成雪山飞狐的名号。我想他既然不善于言辞,在落日黄昏之中,面对夕阳夕下,苦藤老树的暮秋之景,也会沉默地想起很多往事,然后感叹:

胡斐以为她只是千千万万路人中的一个,可随后便发现,这个其貌不扬的小村姑,谈吐居然十分文雅,面对突发情况淡定得像个得道高僧,着实令人刮目相看。

年轻总会遇到很多很多人,有些人留驻的时间并不长,却久久不能释怀,有些人住了很久,却掀不起半点波澜,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淹没在尘海之中的过客,总有那么几个在生命中不经意被想起,那些人和那些事,我们愿意为之倾心付出,为之赴汤蹈火,我想,这就是生命的意义。

小村姑告诉胡斐,自己名叫“程灵素”,又嘱咐一句:不要在别人面前提起。

胡斐笑了笑,说,那我就叫你“灵姑娘”吧。

这是胡斐第一次撩程灵素,程灵素的反应是嫣然一笑,含羞地说道:“你总有法儿讨我欢喜。”

随便一撩,效果就好得出乎他自己意料。

然后,胡斐得到了这辈子最贵重的礼物,那就是程灵素的一句话:不要离开我三步之外。

可惜他并没有把这句话记在心上,一遇到紧急情况,总是想都不想冲上去就开打。

尽管胡斐每次都是自作聪明,都是在给程灵素添乱,但这份古道热肠,却轻而易举就暖化了她的少女心。

(胡斐)越想越是歉然,道:“真对不起,只因为我见这三人很是凶狠,只怕伤到了你,心中着急,所以什么都忘了。”程灵素“嗤”的一笑,语音突转柔和,道:“那你全是为了我啦!……胡大哥,你为什么一直待我这样好?”

胡斐并非渣男,他善良、热心、仗义,爱开玩笑却从无恶意。

正是如此,他的撩拨,程灵素根本抵挡不住。

她从小生长在一个连空气都不可信任的环境中,整天与剧毒之物为伴,师兄师姊师叔们一个比一个渣。而胡斐,是她见过的第一个可以称为“侠义”的人。

程灵素准备为苗人凤治眼伤,胡斐心里却怀疑她会不会借机下毒手。程灵素何等机灵,立刻明白他的心思,笑问:“你说我是好人呢,还是坏人?”

胡斐随口答道:“你自然是好人。”就这么敷衍的一句话,便使程灵素心中欢喜,向他一笑。

吃饭时,胡斐正在思考武学奥义,无意中震断了程灵素的筷子,随手便将自己手中筷子递了给她。程灵素想也不想,接过来便吃。

这是极亲密的人之间才会发生的举动,于胡斐只是无心,于程灵素却是甜丝丝的暧昧。

还没来得及回味这种甜蜜,胡斐又喂她吃了个苦果。他像杨过与程英陆无双结拜一样,要将程灵素认作义妹。

传达的意思很明显:我不爱你。

刚吃完苦果,胡斐接着又给她剥了个甜枣。

为了保护马春花母子,两人被群盗团团围住。险境之中,程灵素问了胡斐一个问题:

“大哥,待会如果走不脱,你救我呢,还是救马姑娘?”胡斐道:“两个都救。”程灵素道:“我是问你,倘若只能救出一个,另一个非死不可,你便救谁?”胡斐微一沉吟,说道:“我救马姑娘!我跟你同死。”

这句话简直必杀。跟同生共死相比,爱不爱已然不重要。

程灵素转过头来,伸手握住了他手,从此死心塌地。

有了兄妹这层关系,胡斐撩程灵素的时候,比以前更轻车熟路。

程灵素道:“大哥,咱们到哪儿去?”胡斐道:“先找到客店,让你安睡半日,再说别的,可别累坏了我的妹子!”程灵素听他说“我的妹子”,心中说不出的喜欢,转头向他甜甜一笑。

到北京之后,有一次程灵素换了身新衣裳,脸上薄施脂粉,微增娇艳之色。胡斐一见便笑道:“你却像新娘子一般呢。”程灵素脸上一红,转过了头不理,眼中露出又顽皮又羞怯的光芒。

如果说之前的撩拨还是半分有意半分无心,那么这句绝对是红果果的挑逗了。

后来,胡斐不听程灵素劝告,冒险潜入大帅府,将马春花的双胞胎儿子救出来送还母亲。杀出重围时,又是程灵素在门口设法接应。

不得不说,胡斐撩妹的技能相当高,三言两语就抚平了程灵素心中的不快。

胡斐道:“天下只有一位姑娘,才知道我会这般蛮干胡来,也只有她,才能在紧急关头救我性命。”这几句话说得程灵素心中舒服慰贴无比,哼了一声,道:“当年救你性命的是马姑娘,所以你这般念念不忘,要报她大恩。”胡斐道:“在我心中,马姑娘怎能跟我的二妹相比?”程灵素在黑暗中微微一笑,道:“你求我救治马姑娘,什么好听的话都会说。待得不求人家了,便又把我的说话当作耳边风。”胡斐道:“倘若我说的是假话,教我不得好死。”程灵素道:“真便真,假便假,谁要你赌咒发誓了?”她这句话口气松动不少,显是胸中的气恼已消了大半。

撩归撩,对于程灵素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胡斐其实漫不在意。在两人关系中,更多的是一种需要与被需要。

他心里每天挂念十七八遍的,是另一个姑娘。

程灵素白白被他撩起了一颗春心,念念不忘,却无回响。

www.8029.com 2

2

若论撩人的本事,胡斐跟袁紫衣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

袁紫衣性格活泼,武功高强,而且,撩得一手好汉。

胡斐第一次见到袁紫衣,是在广东佛山。他只瞧见一个小巧苗条的背影晃了晃,相貌都没看清就消失了。

www.8029.com,第二次见到袁紫衣,是在粤湘交界的栖风渡口。袁紫衣正骑着一匹白马,风驰电掣般一闪而过。胡斐只看到一身紫色衣裳,面貌仍然看不清楚。

第三次相逢,是在湖南衡阳境内。胡斐在小饭馆里突然看到那匹白马,大喜,寻思着怎么找到紫衣女子,琢磨着怎样跟人家搭讪。

脸都没露就让人动心了,这种撩法实在是高。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励志梅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什么样的人,才能撩到手?

上一篇:【www.8029.com】淡说金庸小说里的爱情之《雪山飞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