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公案: 第112回 小银枪鏖战关太 众绿林箭射施
分类:励志梅文

  且说那名盗寇扯出一把锋快的攘子,大喊道:“呔!那厮你既常走江湖,可知道孤雁前来撞虎,用攘子扎肉试胆。今日也无酒席,有把空攘子叫你试试,你可敢应么?”表过小西,本是门里出身,又在年轻力壮,心想:倘若不允,又怕众寇看轻了。故意把两手倒背着带笑说:“既承寨主赐光,何敢不领?”
  说罢只管将口张开,却目不转睛,留心看着贼人那把攘子来的是好意歹意,暗想:若是有心要命,那攘子必奔致命之处,一觉来的力猛,也就不肯留情,暗使办法闪躲开了,再与他们拚命相撞;若觉来的不是歹意,那就另作一番举动。此乃好汉心里算计的。今见盗寇的攮子,果然来的不恶,一直奔嘴。所以好汉背着手,张着口,等着锋刃来到,浑身一攒牙劲,用牙巧力咬住;两眼却仍不住的瞧着他怎样用力。众寇本是心爱好汉,为试他胆量,若要安心要命,枪刀并举,一齐拥上,任凭你有泼天本领,也是枉然。好汉把攮子咬住,众寇也有喝采的,也有赞念的,走上前去,叫声:“老弟回手罢!这人胆量大,有英雄气概,不枉久闯江湖。果真再有出奇艺业,邀他入伙,又济一只膀臂。”
  常言一张嘴不能言两宗事。单说贤臣绑在柱上,见小西空手进庙,心内已觉着忙,今又见盗寇拿着攘子,直奔好汉,好汉并不提防,反倒背手站立等候,更加惊魂失色,暗想道:“罢咧!罢咧!不用说,一攘子扎个双关透,先收拾了他,然后再收拾我定咧。”及略一定神,但见好汉已把攘子咬住,倒又吓了一身冷汗,暗道:“够了够了!不料小西有这等惊人的武艺。看起来先前倒是我的过错。就据这样,总算好汉之中,出类拔萃。少时就敌不住众寇,施某虽死不怨。”
  不表贤臣暗中称赞,
  且说那拿攘子的强盗,瞧得明白,见好汉咬住刀尖,脸上毫无惧色,不由的心中也觉佩服。又听同伙多有夸奖之声,说是要邀他入伙,劝着回手,只得连忙抽利刃。好汉把嘴一松,那盗寇撤回攮子,插在鞘内,大叫一声:“众家兄弟,这位朋友真是罢了!就不知武艺怎样?”那名盗寇话未说完,忽见又有一寇不服气,嚷道:“你们何必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只咬攘子,又何足为奇?他既说十八般兵器都会,问他熟习哪宗?待我与他见个高低,分个左右。”一面说,一面大声喊道:“呔!那厮还敢来与你大王爷比并几合?”

  话说众寇见小西轻冒刀锋,张口咬住利刃,个个喝采,都说倒是硬汉子,不愧久闯江湖。盗寇内中惟小银枪刘虎不服,要与小西比试比试。小西也就亮出刀来,一个箭步,蹿出殿来,抢了个正上首,二人即便交锋。小西招架着,眼内留神:只见那寇来回蹿跳腾挪。此时众寇观瞧,俱鼓掌欢笑,夸奖刘虎枪法精通。那知施公听着,却似冒了真魂,暗说:“你哪里知道我施某命尽贼手,前途再不能与你见面。”施公只听众寇贼乱嚷,所以心中害怕。那些众寇都认着好汉武艺不济,未看出用的是诓军之计,所以欢喜。无能之辈,心中藐视,蹿蹦跳跃,尽力的奋勇争先。大抵人生全仗父精母血,凡先天足壮的自不同,先天虚亏的自然单弱。一说比武交战,不是杀三昼夜不离鞍这等荒唐之言;慢说人无那样精神,大约马也受不了。闲言不表。

  话说小西撂下取来的凉水,从庙外墙缺,瞧见老爷在明柱上绑着,心下着急。走到庙门口,听了会子消息,遂大摇大摆,赤手空拳,走将进去。众寇看见小西一人,赤手空拳进庙,毫无惧色,齐来观看。
  不言众寇观瞧好汉,单言施公自从被绑,虽说一心等死,心内却也想着求生,正在暗祝。那名盗寇对字答不上来,耳轮内忽听小卒禀报,说是庙外柳树下有人探视。贤臣听了,知是小西,腹内暗中念佛。以后又听那名盗寇要拿兵刃出去寻找,心中不觉又是惊恐,唯怕小西也被他等擒来,那就无半点盼望了。及听到众寇拦住,不叫去找,只命小卒将他唤来,贤臣遂又将心略略放下。却仍是暗自沉吟,想着神圣保佑;救命星虽说来到,就只一件,怕是他不能计出万全,仍是吉凶两可,不能预定准脱此祸。常言寡不敌众,这许多盗寇,小西一人,焉能阻挡?但愿想出个奇妙之计,那还可免遭擒之患。倘要被他们捉住,或是孤身空手撞来,纵有些艺业,一人难当那众手。
www.8029.com,  贤臣正在思想,无奈心中左右旋转。只见报事的那小卒,从庙外回来,对众寇禀说:“树下那只孤雁,是为前来寻找同伙的伙计而来。现在庙前,情愿进来,要见寨主。我已将他带进庙门,望大王等示下。”贤臣见众寇皆嗔怒,听说叫那小卒带进来,又听小卒答应、传唤之声,贤臣也就连忙偷眼细看。不看便罢,一看见是好汉,倒不由得心下着忙,吃这一惊更是不小。
  暗说道:“哎哟!小西你太粗率,为何器械不备,寸铁不持,便遽尔闯进庙来。倘若众寇变起脸来,如何遮挡?你分明不是前来找我,却是自来送死。”贤臣急得心中乱跳,二目如灯,又是怨恨,又是惊怕,瞧着好汉,暗暗叫苦不迭。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励志梅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施公案: 第112回 小银枪鏖战关太 众绿林箭射施

上一篇:20170520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20170520
    20170520
    羶穢則蠅蚋叢嘬,芳馨則蜂蝶交侵。故君子不作垢業,亦不立芳名。只是元氣渾然,圭角不露,就是持身涉世1安樂窩也。 了心自了事,犹根拔而草不生;
  • 古典文学之隋唐演义·第十九回
    古典文学之隋唐演义·第十九回
    诗曰: 荣华富贵马头尘,怪是痴儿苦认真。 情染红颜忘却父,心膻黄屋不知亲。 仙都梦逐湘云冷,仁寿冤成鬼火磷。 一十三年转眼之间事,顿教遗笑历千
  • 上卷 25 母亲 高尔基
    上卷 25 母亲 高尔基
    11 第二天,为了预加防守葬礼,阿娘又忙活了一整天。 早晨,阿娘和Nikola姐弟俩正在喝茶的时候,莎馨卡忽然来了,她神色欢娱,不停地挤眉弄眼。她的两
  • 时代广场的蟋蟀: 第十四章 俄耳甫斯
    时代广场的蟋蟀: 第十四章 俄耳甫斯
    “啊,这可好啦!”塔克说:“火还在烧,你把出去的洞又堵死了!” 接着,他们也沉默下来了。在切斯特演奏的整个过程中,谁也没有晃动过一根头发和
  • 隋唐演义: 第三十回 赌新歌宝儿博宠 观图画萧
    隋唐演义: 第三十回 赌新歌宝儿博宠 观图画萧
    词曰: 午梦初回闲信步,转过雕栏,又听新声度。蜂飞蝶舞风回住, 莺啼1唤情难去。 醉向花阴日未暮,漫把珠帘,钩起游丝絮。 画东京外萦意绪,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