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的一万零一条理由: 人若有情
分类:励志梅文

  世上最珍爱我们的往往就是母亲,母女间有着息息相通的纽带。由于过于相知,因为母亲爱女心切,也因为女孩成长期的迷惘,生活中不时有些母女纠纷。记得中学时,我也时常违抗母亲,甚至觉得她的话有点过时,相比之下还是朋友更可亲。为此母女便话不投机,时常不欢而散。直到有一天,我在朋友那儿碰了壁,才体察到母亲的用心良苦。母亲的厚道还在于每当我不走运时,她总说:“只要身体好就行,你还可以再开始。”听了这句话,我就心安了。就如一个行路人,踏踏实实地赶路,因为我无论多晚赶到,母亲都会开亮灯等候着我。

这一刻我终于没有办法提出别的问题,我更不能因为怜悯她而要刻意提出帮忙,那对她们母女而言也是一种不尊重。

我是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女孩,父母、妹妹和我,我们姐妹相差五岁。 父亲是个极其重男轻女的人,因为没有儿子,总会被那些迂腐的相亲嘲笑,他也因此感觉抬不起头,做什么事都会觉得没有必要,经常会说“我两个女孩,将来都是别人家的人,搞那些没什么用。” 家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应该是温暖的港湾,然而对于我和妹妹却是恐惧的根源。 有一次,我上初二的时候,家里刚盖完房子,剩下很多砖在别人家门前需要搬运回自家院子,父母在家搬砖,吃饭时间到了,母亲还做饭,父亲二话没说,用扁担打在母亲的腰上,母亲瘫坐在地上,他又用砖头拍在母亲额头上。 母亲就坐在那里,鲜血流过她的脸颊,她只是哭着,父亲不听邻居劝和,也不让人扶母亲起来,谁管就打谁。邻居才通知了邻村的外婆(爷爷奶奶在父母结婚前就过世了),可父亲是不怕外婆的,外婆也知道,所以跑到镇上中学找我。 “XXX,你爸快把你妈打死了。”我的班主任是外婆娘家的侄孙,所以她就这样,在我上课的时候,站在教室门口说了这么一句。班上的同学是爆笑的,我只能低头走了出去,一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家。 记得我到家的时候,天快黑了,母亲坐在院子门口,满脸血痂,妹妹躲在角落里哽咽着,父亲在家抽着烟。 “做饭去,老子要饿死了。”我颤抖着进门,父亲命令着我。我甚至都不敢去扶母亲,径直走向厨房。邻居见我回家才敢去扶母亲到家里。 那个晚上,除了父亲如同没事一样吃饭睡觉,我都不知道我们母女仨是怎么过的… 像那样的日子,只要父亲在家,我们随时都会面对,母亲被打疯过(只会傻傻的笑),妹妹被抱起来摔过…这不过是我见到的最严重的一次,记忆最深的一次。 父亲大概是有什么心理疾病的,嫌贫妒富,暴力倾向很严重,母亲经常会被父亲打到头破血流,妹妹做什么他都看不顺眼,唯独不曾无故对我动手,因此,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觉得我是唯一可以制服他的人,是他最爱的女儿。然而懦弱如我,面对他的每一次动怒,我都不敢阻止,不敢吭声,只会默默的,小心翼翼的做好家里的事,不让他再找事发脾气。 所有的暴力在妹妹上中学后停止了,只是争吵依旧。母亲说她之所以不离婚,就是怕她走后,父亲会把我们姐妹打死,而她一个农村妇女又无力养活我们两个。 父亲总是把所有的错都归结到母亲那里,就连我26岁不愿意结婚,都说是母亲不管教我所致。他却不知道是因为他创造的成长环境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那个血流满面的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曾梦到父亲拿刀砍下我的头,多少次在梦里被惊醒。 我怕他,妹妹也怕他,他带给我们的恐惧感十几年都无法克服,无疑我们都曾恨过他,可他让我们姐妹两个成为村里少有的女大学生,已经是对我们最大的仁慈,给我们最好的爱了。 我已经有自己家,即将为人母,可我依旧不减对父亲的恐惧。 唯愿我能经营一个和睦的家,为了我的宝贝,我试着释怀,试着放下心中的恐惧。

  我的一位朋友常念叨说,对于一个女孩最大的福分并不是出众的容貌或飞来的白马王子,而在于拥有一位慈爱的母亲。

我开始明白女孩母亲说的那一句,她不恨这个城市,甚至要感激它,因为是这个城市给了她一个新开始的梦,更给了她女儿一个更好的未来梦,尽管有时候它很残忍,可是大部分上的意义上而言,这份给予的力量,要大过于承受压力所要带来的痛不是么?

  这是母亲留给她们的最贵重的遗物——爱和仁慈。

第一次发现她们的存在,是有一天夜里我加班到很晚,11点多的时候回到家,发现小房间的门开着,门口摆了几双洗得灰白的鞋,那是我第一次发现这个房间里面是有人住的,以前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仓库。

  直到如今,我自己已是一个母亲了,可遇上大事小事,我都不由自主地打电话给母亲。有时母亲外出了,一整天都不在,我会坐立不安。这时,若拨通一个电话,听到母亲安详地说一声:“喂。”知她平安,我会深深地感谢生活,心里有那份爱和亲情,一生足矣。

那天夜里我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想着自己这些年跟这么多陌生人有过对话,但是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备受尊重的反馈,这让我受宠若惊也让我感慨万分。

  母亲的爱有时还能创造奇迹。我认识一位容貌出众才华横溢的女孩,爱写诗,有点林黛玉式的。就在花季时节,女孩遇上些刺激,突然疯了。她目光呆滞,与亲人们反目为仇,几乎所有的人都摇着头遗弃了她,惟有她的母亲不肯放弃一线希望。她细心呵护,一连数年,头上的白发一片片地长出。终于有一天,她的女儿开始明白事理,突然开口说了声“谢谢妈妈”。她的母亲一听此话,眼泪夺眶而出。

每个人背后都有故事,而这个离我最近的一对母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小仓库房间里过了两年多的日日夜夜,这样想着她们前面这十几年,在深圳的另一栋楼房的小房间里也是如此这般生活过来,生活的苦难会压垮很多人,但是也会淬炼很多人。

  我另一位女友,前不久失去了慈母,当时她简直昏了头,看见母亲的照片就要转过去,不敢对视;追悼会上她扑上去恸哭,试图牵住母亲的手不让其离去。但是如今她已从万丈深渊的痛苦中走出。她说以前怕走黑暗的夜路,而现在不怕了,因为走在黑夜里会感觉母亲就在身边,母亲留下的力量无所不在。

吃饭的时候一个电饭煲把米放上,菜就放在蒸笼上一焖就好,而且我上班的那个公司晚上会剩好几盒工作餐,那些年轻人都会好心的留给我。

  母亲的爱、亲人的爱就像一块永不融化的蜜糖,它们存在心底,只要轻轻地碰碰,就会泛出芬芳。时过境迁,许多事都会淡忘、消逝,惟有这块蜜可以受用终身。

她突然一笑,怎么会恨呢?感激都来不及了,我的女儿可以在这里接受到很好的教育,即使我没有钱送她到很好的学校,但是整体上她的综合素质还是很不错的,而我自己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足够养活我们母女二人。

  朋友家有三千金,她们的母亲是个主治医生,她优雅纤弱,充满仁慈,她鼓励女儿大声说出自己的心愿;她在院子里栽了三棵树,以三个孩子的名字命名;在她们胆怯和孤独时她给她们唱歌。三个女儿无一例外都以为母亲最爱自己,就因为她的鼓励总是那么及时。

她招招手说,这些都不成问题,女儿现在住校了,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我自己嘛,就是在这里睡晚上的时间,白天我就出去干活了。

  有一天,她们失去了最爱的母亲。可她们家并没有传出那种死了人的悲惨哭喊,特别是三姐妹,她们默默地协助父亲料理了后事,显得十分理智。直到有一天父亲出差去了,姐妹三个才抱头痛哭了一场,因为她们怕父亲伤心。那种为亲人着想的秉性是她们从母亲那儿继承来的。

那天吃完饭回家,遇上了在门口坐着的女孩母亲,这一次她主动跟我打起了招呼,刚刚谢谢你的帮忙啊。

听到这个问题,她没有生气,但是情绪明显低沉了好些。

朋友还告诉我,这个保洁阿姨跟其他阿姨不一样,其他的平时到点就下班了,但是她总是很晚才走,有时候问她也就说家里没什么事情,有一天夜里加班的时候我还看见她提着两个热水壶在公司的开水房打水,被我们撞上了,赶紧解释说家里停电了没开水喝了。

这个回答让我有些意外,也让我对刚刚的冒昧提问有些惭愧,反而是女孩母亲开始安慰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是让孩子受罪是不应该的,我也曾经问过我家姑娘会不会恨我这样带她逃离家乡,她从来没有抱怨过我,有一天她居然跟我说了一句,“我们政治课上的老师说,人是不能回过头去的,更不能同时跨进两条河流去体验两种人生,所以我只需要对自己的当下负责就好。”

我帮她把垃圾袋弄上车,她便走了。

可是跟很多来这个城市里打工的人不一样的是,他们是有老家可回的,可是我们却是没有的,每个过年的日子,深圳就像一座空荡的城,马路上的车辆稀稀疏疏,这里没有人放鞭炮没有人舞狮子,我们去逛花市那几天才感觉到一丁点过年的味道。

我怎么知道啊,能把她们送走我已经谢天谢地了,房东低头看着手上的牌,始终没有抬头看我一眼。

我感觉女孩母亲眼角有些湿润,她平静了一会,然后告诉我,虽然我不大懂女儿老师说的那段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她自己已经想通了自己的命运要靠自己去争取,我需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去支持她就好。

周末的时候我打扫家里,收拾出了一堆纸箱跟饮料罐头,我拿到楼下想丢到旁边的垃圾桶,突然小房间里有个人影冒出来,原来是女孩的母亲,她小声的问了一句,“能不能把这些都给我呢?”

我接着问,那你觉得,深圳这些年,大城市的日子,你觉得苦么?

我照做,果然起效,门开了。

或许在别人眼里会觉得我们活得很苦很狼狈,可是对我们自己而言,我真的是一年一年把日子过好了,而且我家姑娘今年高考完,我们又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再苦的日子也都能过得下去,事在人为不是么?

我点头,于是上楼了。

女孩母亲点头,继续告诉我,姑娘小学的时候我就带到深圳来了,这些年来她每换一个学校,我就换一个住处,工作的事情也比较容易,我比较勤快,餐厅里洗碗或者在写字楼做保洁都可以。

于这一对母女而言,她们何尝不是一直在飞着的鸟呢?她们没有行囊,没有身后的牵挂,有的只是随着每一个成长阶段不一样而变换一个地方,然后是短暂的停留,然后再离去,转换下一个搁浅的地点,从来没有过真正停下来的时候。

朋友说,难怪她之前到我们办公桌附近拖地的时候会问起我们,打听我们的工作是什么,学什么专业出身可以干这个活,还问我们上大学学什么比较好一类的。

有一天我需要早起去火车站接人,6点钟出门的时候,刚好遇上女孩在门口刷牙,撞上我她好像有些尴尬,一嘴的牙膏泡沫在嘴角,她赶紧喝一口水漱一下,赶忙就吐在墙角下水道的入口,就跑回小房间去了。

亲爱的女孩,亲爱的母亲大人,祝你们平安。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励志梅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活着的一万零一条理由: 人若有情

上一篇:施公案: 第112回 小银枪鏖战关太 众绿林箭射施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活着的一万零一条理由: 人若有情
    活着的一万零一条理由: 人若有情
    世上最珍爱我们的往往就是母亲,母女间有着息息相通的纽带。由于过于相知,因为母亲爱女心切,也因为女孩成长期的迷惘,生活中不时有些母女纠纷。
  • 20170520
    20170520
    羶穢則蠅蚋叢嘬,芳馨則蜂蝶交侵。故君子不作垢業,亦不立芳名。只是元氣渾然,圭角不露,就是持身涉世1安樂窩也。 了心自了事,犹根拔而草不生;
  • 古典文学之隋唐演义·第十九回
    古典文学之隋唐演义·第十九回
    诗曰: 荣华富贵马头尘,怪是痴儿苦认真。 情染红颜忘却父,心膻黄屋不知亲。 仙都梦逐湘云冷,仁寿冤成鬼火磷。 一十三年转眼之间事,顿教遗笑历千
  • 上卷 25 母亲 高尔基
    上卷 25 母亲 高尔基
    11 第二天,为了预加防守葬礼,阿娘又忙活了一整天。 早晨,阿娘和Nikola姐弟俩正在喝茶的时候,莎馨卡忽然来了,她神色欢娱,不停地挤眉弄眼。她的两
  • 时代广场的蟋蟀: 第十四章 俄耳甫斯
    时代广场的蟋蟀: 第十四章 俄耳甫斯
    “啊,这可好啦!”塔克说:“火还在烧,你把出去的洞又堵死了!” 接着,他们也沉默下来了。在切斯特演奏的整个过程中,谁也没有晃动过一根头发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