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029.com】有关曲洋、刘正风以琴相交的考究
分类:励志梅文

www.8029.com 1

曲洋

曲洋,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人物。日月神教长老(在影视作品中多为光明右使),酷爱音律,擅长弹琴,与刘正风结交,合作《笑傲江湖》之曲。后被丁勉、陆柏掌力震伤,与刘正风自绝经脉而死。

曲洋、刘正风

1角色介绍

曲洋所占的篇幅,比刘正风更少,但这人的个性到底是怎样,对整个“金盆洗手”故事的寓意却有很大关系。假使曲洋真如刘正风所言,是一个有气度的高洁君子,那么刘、曲之间的矛盾,只是在于他们不巧属于敌对的门派,像罗密欧与朱丽叶属于世代为仇的家族那样,一旦摆脱了背景,恢复自我,便无阻碍,他们的私交造成悲剧,根源在世俗偏见,在于他们摆脱世俗的企图功败垂成。

反过来说,要是曲洋这个魔教长老真的是个邪恶的人,魔教真的是个为非作歹的帮会,那么刘、曲之间基于对音乐爱好的交谊,就变成一个艺术与道德之间的矛盾了。

金庸显然无意把曲洋写成个奸恶之人。他仗义救令狐冲,临危出手救了刘正风;他不愿滥杀无辜,不愿介人五岳派的内务,以免增加刘正风的困难;他谈吐高雅,他有胸襟气度。他比起自称“正派”的人光明磊落得多。

但是,曲洋自己又亲口对令狐冲说,他为了不服嵇康自称他死后“广陵散从此绝矣”,连气掘了二十九座晋以前的古墓,去寻找广陵散的曲谱,终于在蔡邕的墓里发现。

关于《广陵散》的传说很多,大部分都是浪漫多于真实。这个琴谱一直都有流传,“从此绝”的或是嵇康的版本,又或者是他所创的指法。据说,嵇康从来不传授此曲,后来,有门人窥探到他的秘密,原来嵇康弹此曲是慢二弦的,古琴有七弦,一弦最低音,把二弦调慢至与一弦同音,效果特别沉雄,但一弦又称为“君弦”,这样调弦可说是“以臣犯君”,在封建社会,这就是杀头灭族的罪名了。

金庸说《笑傲江湖》是一部政治小说,在我看来则更是一部刻画人性的小说:门户派别并不是判定一个人好坏的标准定理,正派中满口仁义道德肚子里装的却是男盗女娼的伪君子比魔教中的真小人更可憎可怕。正派人士中打着“正邪不两立”的旗号,暗渡陈仓,消除敌对势力从而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主人公令狐冲也在这种压力下困惑徘徊,但小说中最早亦是最大的牺牲品则是衡山派的刘正风。

2正义与邪恶

掘人坟墓不像杀人放火那么伤天害理,但无论如何与刘正风所说的“性行高洁,大有光风雾月的襟怀”格格不入,更大的破绽是,曲洋何以投身魔教,又成为长老?到底他别有苦衷,还是所谓“魔教”,本来就不是个为非作歹的帮会?《笑傲江湖》的一个再三出现的主题是:邪正之分不是黑白分明的,正派中有坏人,邪派中有好人,表面好的人可能是坏人,表面坏的人可能是好人,好人有短处,坏人可能有可敬可爱的一面。

但是,金庸并不是平均地处理这个主题,而是特别突出“正派”或“正人君子”的邪恶,对比之下,“邪派”便获得同情。刘正风金盆洗手,便是突出“正派”恶行的一大段情节。

刘正风为了退出武林,金盆洗手,嵩山派弟子突然现身,捧着五岳联盟的盟主令旗,制止他洗手,并揭破他的真正意图,令他杀了曲洋表明心迹。他们一早预谋,暗中上下包围刘府,制服刘正风全家老幼及所有亲传弟子,用他们的性命威胁刘正风就范,一场喜庆,转眼变成惨烈的灭门屠杀。

刘正风不肯屈服,眼看着儿子、女儿、夫人被一一处死,女儿刘青高声怒骂,被一剑由肩斜劈至腰,死状至惨,幼子不堪恐吓求饶。这种情面,绝无半点“清理门户”的味道,反而令人想起政治迫害、帮会仇杀,或是凶残的集体劫杀。

金庸故意写成这样,就是引起读者疑问,手段如此令人不寒而栗的“正大门派”,能比他们口中的邪派魔教好得了多少?赶尽杀绝,以强凌弱,逼人出卖朋友以求自保。魔教还未上场,读者激于义愤,同情刘正风,对正派中人大为反感,在加上其后出现的曲洋又这样不凡,“正派未必是好人”,“邪派未必是坏人”的观念就自然成立了。

到后来,随着故事发展,读者渐渐明白,整件事原来是嵩山派夺权阴谋的一部分,跟“正邪不两立”一点关系也没有,正邪之分,不过是嵩山派乱人耳目的幌子。嵩山弟子,就是正派中的坏人,正派中坏人越来越多,魔教的一大堆江湖好汉反而加入真正好人的恒山派,最后的局面成为正邪倒置,其实又回复黑白分明。

曲洋乃魔教中人,行事却光明磊落,相比岳不群、左冷禅等所谓“名门正派”之辈,可谓是高下自分,何正何邪?

“刘正风洗手”是小说中极为精彩的一个高潮:身份极高的衡山派高手刘正风,与魔教长老曲洋因在音乐上意味相投,结为莫逆。但在江湖“正邪不两立”的压力下,他选择了洗手身退,却遭到了嵩山派阻挠,最终使他全家遭灭门之灾。曾质疑刘正风为了一个魔教的朋友赔上了全家人的性命的合理性,到底是这人太过执着迂腐,还是金庸为深化主题的牵强之笔?

3笑傲江湖曲

刘正风与曲洋临死之前,最后琴箫合奏一次《笑傲江湖曲》,高山流水,琴箫合鸣,一曲悲歌在明月幽谷间久久萦回,弄弦抚箫间二人相视而笑。随着铮一声急响,琴箫声立止,毫不拖泥带水。

“世上已有过了这一曲,你我已奏过了这一曲,人生于世,夫复何恨?”

于心相交,以乐会友。凡人纵有百般不解,又如何?何为正邪?我自天涯狂客,拂弦弄箫,相知心灵,只有一曲《笑傲江湖》,随着相视一笑,永别人间!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以音律结为知己古来有之,曲刘二人因此倾盖相交并非异事。最著名的“高山流水遇知音”自为佐证。樵夫钟子期听到琴师俞伯牙奏琴,竟能领会这是描绘“巍巍乎志在高山”和“洋洋乎志在流水”。 伯牙惊曰:“善哉,子之心与吾同。”子期死后,伯牙痛失知音,摔琴断弦,终身不操。金庸写曲刘二人的友谊大概也借鉴了这个典故吧!只可惜,这种高情雅致非我辈俗人能理解,书中写到:“群雄越听万料不到他和曲洋相交,竟然由于音乐”,欲待不信,又见他说得十分诚恳,实无半分作伪之态,均想江湖上奇行特立之士甚多,自来声色迷人,刘正风耽于音乐,也非异事。”

书中描述

费彬侧头瞧着三师兄陆柏,等他说话。陆柏细声细语的道:“刘师兄,这话恐怕有些不尽不实了。魔教中有一位护法长老,名字叫作曲洋的,不知刘师兄是否相识?”

刘正风本来十分镇定,但听到他提起“曲洋”二字,登时变色,口唇紧闭,并不答话。

那胖子丁勉自进厅后从未出过一句声,这时突然厉声问道:“你识不识得曲洋?”他话声洪亮之极,这七个字吐出口来,人人耳中嗡嗡作响。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材本已魁梧奇伟,在各人眼中看来,似乎更突然高了尺许,显得威猛无比。

刘正风仍不置答,数千对眼光都集中在他脸上。各人都觉刘正风答与不答,都是一样,他既然答不出来,便等于默认了。过了良久,刘正风点头道:“不错!曲洋曲大哥,我不但识得,而且是我生平唯一知己,最要好的朋友。”

霎时之间,大厅中嘈杂一片,群雄纷纷议论。刘正风这几句话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各人猜到他若非抵赖不认,也不过承认和这曲洋曾有一面之缘,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说这魔教长老是他的知交朋友。

费彬朗声说道:“左盟主言道:刘正风乃衡山派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一时误交匪人,入了歧途,倘若能深自悔悟,我辈均是侠义道中的好朋友,岂可不与人为善,给他一条自新之路?左盟主吩咐兄弟转告刘师兄;你若选择这条路,限你一个月之内,杀了魔教长老曲洋,提头来见,那么过往一概不究,今后大家仍是好朋友、好兄弟。”

群雄均想:正邪不两立,魔教的旁门左道之士,和侠义道人物一见面就拚你死我活,左盟主要刘正风杀了曲洋自明心迹,那也不算是过分的要求。

群雄越听越奇,万料不到他和曲洋相交,竟然由于音乐,欲待不信,又见他说得十分诚恳,实无半分作伪之态,均想江湖上奇行特立之士甚多,自来声色迷人,刘正风耽于音乐,也非异事。知道衡山派底细的人又想:衡山派历代高手都喜音乐,当今掌门人莫大先生外号“潇湘夜雨”,一把胡琴不离手,有“琴中藏剑,剑发琴音”八字外号,刘正风由吹萧而和曲洋相结交,自也大有可能。

左盟主言道:魔教包藏祸心,知道我五岳剑派近年来好生兴旺,魔教难以对抗,便千方百计的想从中破坏,挑拨离间,无所不用其极。或动以财帛,或诱以美色。刘师兄素来操守谨严,那便设法投你所好,派曲洋来从音律入手。

定逸师太道:“是啊,费师弟此言不错。魔教的可怕,倒不在武功阴毒,还在种种诡计令人防不胜防。刘师弟,你是正人君子,上了卑鄙小人的当,那有甚么关系?你尽快把曲洋这魔头一剑杀了,干净爽快之极。我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千万不可受魔教中歹人的挑拨,伤了同道的义气。”天门道人点头道:“刘师弟,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人所共知,知过能改,善莫大焉。

费彬道:“如此说来,刘师兄第一条路是不肯走的了,决计不愿诛妖灭邪,杀那大魔头曲洋了?”

史登达应道:“是!”走上三步。费彬从他手中接过五色令旗,高高举起,说道:“刘正风听者:左盟主有令,你若不应允在一个月内杀了曲洋,则五岳剑派只好立时清理门户,以免后患,斩草除根,决不容情。你再想想罢!”

岳不群起身说道:“刘贤弟,你只须点一点头,岳不群负责为你料理曲洋如何?你说大丈夫不能对不起朋友,难道天下便只曲洋一人才是你朋友,我们五岳剑派和这里许多英雄好汉,便都不是你朋友了?这里千余位武林同道,一听到你要金盆洗手,都千里迢迢的赶来,满腔诚意的向你祝贺,总算够交情了罢?难道你全家老幼的性命,五岳剑派师友的恩谊,这里千百位同道的交情,一并加将起来,还及不上曲洋一人?”

刘正风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岳师兄,你是读书人,当知道大丈夫有所不为。你这番良言相劝,刘某甚是感激。人家逼我害曲洋,此事万万不能。正如若是有人逼我杀害你岳师兄,或是要我加害这里任何哪一位好朋友,刘某纵然全家遭难,却也决计不会点一点头。曲大哥是我至交好友,那是不错,但岳师兄何尝不是刘某的好友?曲大哥倘若有一句提到,要暗害五岳剑派中刘某那一位朋友,刘某便鄙视他的为人,再也不当他是朋友了。”他这番话说得极是诚恳,群雄不由得为之动容,武林中义气为重,刘正风这般顾全与曲洋的交情,这些江湖汉子虽不以为然,却禁不住暗自赞叹。

丁勉与陆伯对望了一眼,均想:“费师弟受了他的暗算,只好且听他有何话说。”丁勉道:“求甚么情?”刘正风道:“求两位转告左盟主,准许刘某全家归隐,从此不干预武林中的任何事务。刘某与曲洋曲大哥从此不再相见,与众位师兄朋友,也……也就此分手。刘某携带家人弟子,远走高飞,隐居海外,有生之日,绝足不履中原一寸土地。”

群雄听他叫出“曲大哥”三字,知道这黑衣人便是魔教长老曲洋,尽皆心头一惊。

曲洋叫道:“不用多说!”足下加劲,只奔得三步,丁勉、陆柏二人四掌齐出,分向他二人后心拍来。曲洋向刘正风喝道:“快走!”出掌在刘正风背上一推,同时运劲于背,硬生生受了丁勉、陆柏两大高手的并力一击。

砰的一声响,曲洋身子向外飞出去,跟着一口鲜血急喷而出,回手连挥,一丛黑针如雨般散出。

混乱之中,曲洋与刘正风已逃得远了。

只听刘正风续道:“人生莫不有死,得一知己,死亦无憾。”另一人道:“刘贤弟,听你箫中之意,却犹有遗恨,莫不是为了令郎临危之际,贪生怕死,羞辱了你的令名?”刘正风长叹一声,道:“曲大哥猜得不错,芹儿这孩子我平日太过溺爱,少了教诲,没想到竟是个没半点气节的软骨头。”曲洋道:“有气节也好,没气节也好,百年之后,均归黄土,又有甚么分别?

.........

但刘曲之间基于对音乐爱好的交谊,是否与道德是非构成了矛盾?音乐是小事,正邪不两立是大事,因私交而忘却门派,岂非因小失大?金庸小说中不乏正邪结交的例子,《倚天屠龙记》中张翠山和殷素素的结合便是众所周知的一例。张三丰对此曾说:“为人第一不可胸襟太窄,千万别自居名门正派,把旁人都瞧得小了。这正邪两字,原本难分,正派弟子若是心术不正,便是邪徒,邪派中人只要一心向善,便是正人君子。”那么曲洋的品行究竟如何?且听刘正风这么说:“曲大哥虽是魔教中人,但自他琴音之中,我深知他性行高洁,大有光风霁月的襟怀。刘正风不但对他钦佩,抑且仰慕。”书中描写曲洋的笔墨并不多,我们能够看到他做的好事便只有仗义救令狐冲了,可当时刘正风并不知情。另外,两人交际并不多,只是以音律相交,那么刘正风所说推断的根由——由琴音知晓品行就值得我们好好考证推敲了。毕竟,阴毒狠辣是魔教中人一贯行事作风,哪怕是任大小姐,令狐冲见到众人对她极为惧怕,也曾“不由自主的连打两个寒噤,心下骇然。”

魔教长老奏琴,正派人士吹箫,看似随意的组合却有很深的含义。琴为表现中国文人独特的儒雅风流,才情智慧的象征之一。琴为八音之首,因其表达的音质清透,被认为是古乐器中最能贯透心神的代表。嵇康就说:“众器之中,琴德最优”,后来更演变成为读书人对高尚心灵追求的标准,咏情借琴、明志借琴、澄心借琴,古来的文人墨客无不对其推崇备至。因此琴声达意,弦音传心也是有因可循。《笑傲江湖》一书的多次描写便印证了这一道理:衡山派掌门人莫大一把胡琴奏的“潇湘夜雨”悲咽凄凉,令人难以忍泪,符合了他神出鬼没,人瘦得像个痨病鬼的特点;《学琴》一章中,绿竹翁说:“姑姑,令狐兄弟今日初学,但弹奏这首《碧霄吟》,琴中意象已比侄儿为高。琴为心声,想是因他胸襟豁达之故。”;小说末,写令狐冲和任盈盈结为百年之好的那一章名则为《曲谐》。精通乐理的后汉人士蔡邕听琴闻杀意更是以琴声知心意的著名故事:他有次到朋友家赴宴,刚到门口,听到有琴声,但声音中有杀机。经了解原来是一只螳螂在捕蝉,弹琴者看到后焦虑螳螂无法捕到鸣蝉,便不经意地在抚琴中透出杀意。而我们熟知的空城计、琴瑟和鸣的成语更是增强了刘正风仅通过琴声便知曲洋性行高洁的可信度。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励志梅文,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029.com】有关曲洋、刘正风以琴相交的考究

上一篇:【www.8029.com】杨莲亭:从绣房到成德殿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