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开始听不清这个世界的声音
分类:现代文学

图片 1

对很多人说起这件事,却没几个相信。但这件事是非常真实的。因为那是我的亲身经历。 那是09年的国庆节,当时我到cs读书。我家住在偏远的山区,所以假期没有回去,同学们都陆续回了家。我一个人闷得无聊,刚好有个高中同学在cs的另一个学校读书也没有回家,于是我打算顺便去找他玩几天。 十月一号,我来到了他所读的学校,这是一所小规模的技校,教学楼都很老旧。他们的寝室不是正规的寝室,是学校帮他们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帮他们租的房子。房子是90年代的有八层楼高,他们的寝室在七楼,其他的楼层有的是住户,有开茶楼,歌厅等等。 傍晚的时候他带我来到了这里,这个时候的阳光有些昏暗,照在这幢楼上,显得更加的老旧,我和他走进一楼,映入眼帘的是一部电梯。我当时很惊讶:这么老的房子还有电梯!我同学说:是坏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坏了,坐电梯你是别想了,我们还是走楼梯吧。我很郁闷的说了一句:扫兴啊,还以为不要走路了,七楼啊。于是我跑到电梯前捣蛋的将按钮按了几下。同学叫我快点,我便转过身准备走。在转过去的一刹电梯的楼层显示器好像亮了一下,模糊的看见是10。我当时也一惊,马上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显示器暗得不能再暗,上面还有一层灰尘。我怀疑里面都锈透了。我想幻觉一定是幻觉,于是便走了。从这时起怪事便接踵而至。 爬到了七楼,他的寝室一个人也没有,都回家了,总共有六张床,我便倒在他的床上,因为走路又搭车的,实在太累,不一会儿便睡着了。等我醒都时候,已是华灯初上。同学在旁边玩电脑。我就叫他:腾儿什么时候去吃夜饭。腾儿正玩游戏起劲着:等等,等我这局杀完了再去。于是我又到一旁等他,他玩的那款游戏,那时我也在玩。等他一局杀完都晚上10点了,我饿的像没电的电池,急需补充能量,要不然就马上关机了。我埋怨他说:搞了那么久,害我饿得要死,等吃完来了,让我杀两局,你睡觉。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点了点头。等我们吃完饭上来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他洗洗便睡了,我便准备大杀两局。杀完一局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人有三急,我也不例外,而且是大急,于是我起身去上厕所,他们寝室的厕所在走廊的尽头,走廊装的是声控灯,我穿了拖鞋噼里啪啦的走了过去,灯随着我的脚步一路亮了下去,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厕所的正对面就是那个坏电梯,进了厕所推开第一个门,没人,我便蹲进去了。空间很小,我不喜欢空间狭窄的地方,便把门开了一丝缝,我透过门缝看向外面,声控灯已经熄了,外面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突然!两个红色的数字出现在外面,那是电梯显示器,上面写着数字十,我脑袋懵了,这不可能!我想电梯是坏的啊,难道是腾儿那个小子耍我,这电梯本来是就是好的,但是他也没必要耍我啊。突然,显示器上出现了一个下降的符号。我惊讶了,电梯在运行!不可能吧,这么老的电梯,钢索起码都锈得要断了,还可以用!我心想。几秒后,数字十变成了九。我汗都吓出来了,心想不会是灵异事件吧,这幢楼总共只有八层啊。电梯要下来也是从八楼啊。我萌发了提裤子就跑的冲动,突然肚子又是一阵翻江倒海,没办法还是蹲下吧。我心一横,心想,到是要看看是什么搞的鬼,21世纪,我就不信还有鬼。为了壮胆,我大叫几声,哇!唔!哇!唔!把走廊上的灯都叫亮了,心里多了一份安全感。这时电梯已经到八楼停了,十几秒后电梯开始下降,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咚!一声轻响,电梯到了七楼,这时我的心理的承受力到达极限了。几时秒过去了,门没有开,电梯又开始下降,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思来想去应是觉得这事没有道理。 从厕所出来,我小心翼翼的靠近电梯,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明白的事就想搞明白,不然心里会有个疙瘩。我的手指慢慢按向电梯的按钮,这个时候路灯突然熄了,四周一片黑暗,只差把我吓得没了魂。我一跺脚,把路灯给跺亮了,这时,我的旁边突然多了一个老头。啊!我吓得叫出了声。老头看了看我说:小伙子,叫什么叫,见到鬼了啊。我支支吾吾的说:老人家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老头指指旁边:啰,我家就在那里。老头指的那里是电梯的旁边的一个门。我心想:奇怪,这里好想没有门啊,是不是我没仔细看,算了吧,遇见个人也好。我对老头说:老人家,这么晚了去哪里啊。老人家说:去楼上听听唱歌的。我说:楼上还有唱歌的,老人家你精神真好,这么晚了都不困。突然我又想起电梯的事,便问:老人家这电梯是好的吗。当然是好的,新的电梯还不好啊。老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一听又变成丈二的和尚了。我心想这么旧的电梯还是新的!你老人家都是18岁小伙了。于是我说:老人家,现在这电梯在一楼,你去八楼自己走两步就到了啊。我去十楼勒。老头说。我一听,心里毛骨悚然。该不会是真的见鬼了吧。 我仔细一看老人,穿的是大头皮鞋,现在谁还兴这鞋啊。哎呀妈呀,今天真的是撞鬼了吧。还是先去把腾儿叫来。于是对老头说:老人家,我有东西没带,去取下。说完转身快步走到寝室,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腾儿叫醒。腾儿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我把事情跟他说了一遍。他迷糊的说:你唬小孩吧,我还看见贞子了。我一把将它扯起来,强行将他逼迫和我一起出了寝室。门外冷风一吹,将只穿一条裤衩的腾儿吹得只哆嗦。埋怨的说:要是没有,看不把你小弟切下来。走到电梯那里,我将按钮按了按,什么都没有,不会把,难道是幻觉。腾儿在一边说:我看你是山村老尸看多了吧。看这电梯,老得不能再老了,坏得透了。我一阵郁闷,难道真的是幻觉。我突然想到了,老头的屋子,我看向电梯旁边,什么门都没有,就是一堵墙。带着无限的郁闷,我和腾儿回到了寝室,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过了一个多小时才睡着,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来到了,我坐电梯来到了十楼,那是一个歌厅,突然歌厅里发生大火,供电的总闸被关,电梯停在十楼,里面有一个老头,被活活给热死。那老头的样子,好熟悉,就是我半夜见到的那个老头.. 第二天下楼的时候,我仔细的看了看老头的屋子的地方,发现那个地方的墙漆的颜色和旁边的略有出入。呈现出一个门的形状,想必那里曾经有扇门,后来被封死了。过几天里,我从一个那里老住户了解到。这个楼本来有10层,后来发生了一场严重的火灾,上面的两层拆了,电梯也从那时停了。那场火灾死了一个人,好像是个老头...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又很多科学解释不清的东西,也许真的有灵魂的存在,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01

  电梯在七楼开了,进来个老太太。

周末得空回了趟家,去养老院看了爷爷。爷爷50年代支边进疆,一生从医,救人无数,人民大会堂领过奖,多次荣获全国民族团结模范称号。五年前开始,老年痴呆。

  她看见我就问:“上次在楼下背包的是你吧?”我想了想,想起她来了。

爷爷奶奶有四个孩子,爸爸是老大。两个姑姑在新疆,叔叔远在北京。兄妹四人工作生活都还不错也都孝顺。爷爷糊涂的头几年,奶奶一直在身边照顾。爷爷总是白天睡觉晚上胡闹,换了六七个保姆,最终没人能坚持伺候。

  那次我和她一起上电梯,她问我:“你住几楼?”

因为子女工作都忙,不能日日夜夜守候,奶奶也是80多岁的老人了,照顾爷爷的精力也大不如前,于是两人一同住进了养老院。

  我说:“八楼。”

不是儿女不孝,只是现实无奈。爸爸和两个姑姑每天中午、晚上下班都会去养老院看望爷爷奶奶,北京的叔叔也抽空就回来。我这个孙女每个月也总找个周末回到五百公里外的家中看看两位老人。

  “几楼?”

02

  “八楼。”

这是家公立的养老院,总共八层楼,住了一百多个老人。二楼是非自理区域,爷爷和另两个老头住在一个房间。身体还不错的奶奶和一个98岁的老太太住在六楼半自理区。

  “噢,六楼啊,六楼几号?”

每次一走近二楼,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人老了身上都是有一股特殊的气味,而这层楼除了这固有的味道,更多是屎尿弥漫。你会有瞬间窒息的感觉,彷佛要被一股气喷出十里之外。

  我提高了声音说:“八楼!八零六!”

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都被绑在轮椅上,不同时段被护工安排着做着这个时段该做的事。八点起床,九点吃饭,十点被推到回形桌前看着随机播放的电视剧。

  她说:“六零四,噢,六零四。”

情况稍好些的老人还能和护工互相扔着皮球,或者按照指令根本踏不上节奏的击掌。而那些不能自理的之所以被绑,是怕他们乱动会摔倒,可也总有老人连人带轮椅栽倒在地上,沉重的轮椅扣在瘦弱的身躯上爬不起来。

  这时电梯里有人进来了,我也不好再大声解释。

爷爷的同屋常年被绑在床上,没有子女看望。总是看他双眼紧闭,被绑着的双手用力在空中挥舞着,嘴里大喊着什么张牙舞爪。这时我总是充满恐惧的猜想,是死神来找他了么,他一定是在挣扎着从死神手里逃脱。

  电梯到七楼,她走出去,一边还在念叨:“六零四。”

03

  全然不想想电梯过了七楼我还没下。

我的爷爷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每次见到他首先要问的是“我是谁?”每当他清楚的叫出我的名字,就会让我很欣喜,可有时他会看了又看,最后摇摇头说“不知道”,又让我很是失落。有时他又会开心的说到“你是漂亮丫头”。

  我以为她说的是我上次跟她对话的事,就说是我。她说:“哎呀,你上次还帮我把大包小包从三轮车上卸下来了呢,谢谢你呀!要不是你,我都搬不动。”我才知道她认错人了。

爷爷清醒的时候喜欢做两件事儿。一件是唱歌,各种革命歌曲张口就来,没唱两句就开始歌曲串联freestyle自己乱编了。还有就是认字。你指着养老院张贴的标语,他便郑重其事的念出来,彰显自己文化人的身份。

  但功已经揽身上了,没法推开,只好说:“应该的,应该的。”电梯到了一楼,她还不肯走,站那儿继续跟我唠:“那次拉了一大车东西,他才给我11块钱!唉!我可怜啊!没人管,也没有退休金。”

有次我推着他来到大厅的大镜子前,指着镜子里的他问“那个人是谁啊?”爷爷看看说“是我爸爸”。这个时候的爷爷让我鼻子一酸。改天我又推着他问同样的问题,他想了想说“里面那个人好像是我”。虽然“好像”用得犹豫,可也让我觉得还算欣慰。爷爷糊涂的初期还能反复跟我讲着他年轻时学医的经历,讲着他救维吾尔族病人的故事。

  我不知她的遭遇,只好手足无措地听她说,并一个劲儿点头表示同情。

他总是一个故事重复的讲,我也总是装作第一次听一般好奇的问。有时甚至有些不耐烦的想,都听了不下百遍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随着大脑萎缩,如今的爷爷再也无法连贯的讲他那些故事了。可这时,我多么希望爷爷仍能神采奕奕的给我讲着他年轻时在人民大会堂领奖时的风采。可是,这显然已是奢求。

  转出楼道,我就想起了我爷爷。我有好一阵儿没给他打电话了,随手把电话拨了过去。他今年八十八了,耳朵从前几年就开始听不清。

04

  我说:“爷爷,我是王路。”

养老院里有个老奶奶引起了我的注意,她总是顶着一头乱炸的白发,垂着脑袋绑在轮椅上。护工们叫她“皇太后”。“皇太后”的儿女每年只来养老院一次,交了费用就不再出现。

  他说:“是王路吗,你吃饭了没?”

没有儿女的关爱,“皇太后”变得暴躁,总是对着护工发脾气,自然是得罪了不少护工。一回一个老人过生日分蛋糕,多剩了一块,一个护工说,“给皇太后吧,让她多吃点,反正她也活不了几天了。”

  我说:“吃过了,你吃了没。”

听到这话我狠狠的瞪了护工一眼。照顾老人的工作如若没有一份爱心,又有什么资格去做呢。

  他说:“热,天热得很。”

奶奶同屋的98岁的老奶奶裹着小脚,耳不聋眼不花背挺的笔直三寸金莲却走得飞快,每次见到我都会热情的招呼,塞给我糖吃,还总是抱歉的说“可惜不是在我家,不然还能做饭给你吃,别把闺女饿着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你开始听不清这个世界的声音

上一篇:【澳门新葡亰】黄宗羲简单介绍 明末清初经学家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当你开始听不清这个世界的声音
    当你开始听不清这个世界的声音
    对很多人说起这件事,却没几个相信。但这件事是非常真实的。因为那是我的亲身经历。那是09年的国庆节,当时我到cs读书。我家住在偏远的山区,所以假
  • 【澳门新葡亰】吕梁英雄传: 第三十六回 二勇士
    【澳门新葡亰】吕梁英雄传: 第三十六回 二勇士
    大千世界看着敌后武装专门的学业队员押上汉奸们走了,都长出了一口气,好似割掉了长在身上的贴骨肺痈同样的欢畅。 太阳已偏西了。大家正想散会回去
  • 小灵通再游未来: 立等可取
    小灵通再游未来: 立等可取
    说说笑笑,时间像泥鳅同样从身边滑过去,过得好快,已经是下午陆点了。 说说笑笑,时间像泥鳅同样从身边滑过去,过得好快,已经是晚上6点了。"小虎
  • 旧唐书: 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一百三
    旧唐书: 卷一百五十七·列传第一百三
    姚独孤顾韦段吕许薛李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五 姚南仲,华州下邽人。乾元初,擢制科,授太子校书。迁累右补阙。大历十年,独孤皇后崩,代宗悼痛,诏近
  • 陈书: 卷三十三·列传第二十七
    陈书: 卷三十三·列传第二十七
    文学 陳書卷三十四 ◎杜之伟 颜晃 江德藻 庾持 许亨 褚玠 岑之敬 陆琰 弟瑜 陳書卷三十三 列传第二十八 文学 何之元 徐伯阳 张正见 蔡凝 阮卓 列传第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