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神雕侠侣人物之霍都 霍都王子
分类:现代文学

1背景遭遇

达尔巴,出自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

金轮法王的二徒弟达尔巴是一个绝对够水平的蠢人,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达尔巴的兵器是一根又粗又长的金杵,一上来便用金杵将地上的两块青花大砖打的粉碎,可见他的武功和臂力是如何的厉害,这也正好和他后来如何愚蠢,如何出洋相来一个对比。

英雄大宴中,达尔巴和南帝四大弟子之首「点苍渔隐」褚东山展开激烈交战,杵斗浆,两人实力相当,最後达尔巴打断褚东山的铁浆,算上胜出。接下来杨过戏弄达尔巴,好戏便出场了。达尔巴是藏族,说的是西藏话,他见杨过武功不错,便用西藏话说了几句:“小孩子的功夫很不错,谁教你的啊?”

杨过虽然听不懂,不过杨过却不肯吃亏,他便学着达尔巴的话,也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这几句发音又准,次序又丝毫不乱,达尔巴听到的就是“小孩子的功夫很不错,谁教你的啊?”

达尔巴实在是蠢不可及,脑筋这点弯都转不过来,他便和杨过用藏语搭起话来。可是不管他说什么,杨过都是半点也不肯吃亏,总是依样画葫芦一个字不差的原样奉还。杨过不肯吃亏的这一招让达尔巴不可思议起来了。

当达尔巴说道:“我是法王的首代弟子,你是第几代的?”

杨过也回答说:“我是法王的首代弟子,你是第几代的?”

达尔巴由此就开始犯傻犯糊涂了。原来金轮法王曾收过一个弟子,这个弟子不到二十岁就死了,达尔巴没有见过金轮法王的这个弟子,只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达尔巴排名第二,霍都居第三。这又听杨过这么一说,只道真的是大师兄转世。又想杨过如果不是带艺投胎,一个少年怎么会有如此高明的武功,而且他明明是一个中原的少年,可是藏语却又说的如此的纯熟。达尔巴便犯起傻来,真的相信了杨过就是他的大师兄转世,于是就抛下兵器,向杨过顶礼膜拜,参见起杨过来。

后在《三世恩怨》一章,达尔巴出场。他本在西藏,被青灵子等八名高手擒到丐帮的比武大会上。原来霍都杀死鲁有脚,而郭襄与鲁有脚关系又很好,杨过答应给郭襄16岁生日送上三件大礼,其中第三件就是为鲁有脚报仇。因霍都十六年前背叛金轮法王而逃,达尔巴一直想要除去这个叛师徒。霍都在丐帮化装成一五袋弟子何师我,以高强身手打败了耶律齐。达尔巴认出何师我就是霍都,立刻上台与霍都拼斗。达尔巴这些年来又受金轮法王传授武功,霍都不敌,被黄金杵正好打在胸口上,横卧倒地。达尔巴收起金杵,大哭三声,念起“往生咒”,祝他往生极乐,随即飘然而去。

书中描述

众人议论未决,黄蓉忽道:“我倒有个必胜的法儿。”郭靖大喜,正要相询,忽听金刃劈风,霍霍生响,众人转过头来,只见武氏兄弟各使长剑,已和霍都一柄扇子斗在一起。郭靖、黄蓉夫妇,以及一灯大师门下的点苍渔隐与朱子柳均关心徒儿安危,凝目观斗。

点苍渔隐见师弟中毒深重,又是担忧,又是愤怒,拉起袍角在衣带中一塞,就要奔出去和霍都交手。黄蓉却思虑到比武的通盘大计,心想:“‘对方已然胜了一场,渔人师兄出马,对方达尔巴应战,我们并无胜算。”忙道:“师兄且慢!”点苍渔隐问道,“怎地?”饶是黄蓉智谋百出,却也答不出话来,这头一场既己输了,此后两场就甚是难处。

黄蓉心想:“靖哥哥自能制服这莽和尚,但第三场那法王出手,我方无人能挡,这场比武是输定了。说不得,我勉力用巧劲斗他一斗。”一提打狗棒,说道:“我出手罢!”郭靖大惊,忙道:“使不得,使不得。你身子不适,怎能与人动手?”黄蓉也觉并无把握取胜,若是输了这一场,第三场便不用比了,正躇踌间,点苍渔隐叫道:“黄帮主,让我去会这恶僧。”他见师弟中毒后麻痒难当的惨状,心急如焚,急欲报仇。黄蓉也是苦无善策,心想:“眼下只有力拚,若他胜得藏僧,靖哥哥再以硬碰硬,与那金轮法王分个高下便了。”于是说道:“师兄请小心了。”

武氏兄弟取过师伯所用的两柄铁桨呈上。点苍渔隐夹在胁下,走到厅中。

他双眼火红,绕着达尔巴走了一圈。达尔巴莫名其妙,见他打圈,便跟着转身。点苍渔隐猛然大喝一声,挥动双桨,往他头顶直劈下去。达尔巴身法好快,伸手拔起地下降魔杵一架,桨杵相交,当的一声大响,只震得各人耳中嗡嗡发响。两人虎口都是隐隐发痛,知道对方力大,各自向后跃开。达尔巴说了一句藏语,渔隐却用大理的夷语骂他。二人谁也不懂,突然间欺近身来,桨杵齐发,又是金铁交鸣的一声大响。

点苍渔隐宵力本就极大,在湘西侍奉一灯大师隐居之时,日日以铁桨划舟,逆溯激流而上,双臂更是练得筋骨似铁。他是一灯的大弟子,在师门亲炙最久,一灯大师以他生性纯朴粗鲁,向来极为喜爱,只是他天资较差,内功不及朱子柳,但外门硬功却是厉害之极。此时与藏僧达尔巴硬拚外功,正是用其所长,但见他双桨飞舞,直上直下的强攻。两柄铁桨每一柄总有五十来斤重,他却举重苦轻,与常人挥舞几斤重的刀剑一般灵便。

这场好斗,众人实是平生未见。更凶险的情景固然并非没有,但高手比拚内功,内里紧迫异常,外表看来却甚平淡。至于拳脚兵刃的招数拆解,则巧妙固有过之,狠猛却又大为不及。世上如点苍渔隐这般神力之人已然极为罕有,再要两个膂力相若、武功相若之人碰在一起如此恶斗,更是难遇难见了。

再拆数十招,两人力气丝毫不衰,反而精神弥长。点苍渔隐双桨交攻,口中吆喝助威。达尔巴问道:“你说什么?”他说的是藏语,渔隐哪里懂得,也问:“你说什么?”达尔巴也是不懂。两人便即各自乱骂狠斗,只打得厅上桌椅木片横飞。众人担心他们一个不留神打中了柱子,只怕整座大厅都会塌将下来。

杨过大怒,转头寻找是谁投来这块铁板打痛了姑姑,只见点苍渔隐右手拿着断桨,正与达尔巴争执,要以单桨与他再斗。达尔巴只是摇头,他知敌人力气功夫和自己半斤八两,若再比武,也是难胜,既在兵刃上占了便宜,这场比武就算赢了。

点苍渔隐与达尔巴本来各执兵刃,怒目对视,一个要冲上去再打,一个全神戒备,以防对方突袭,但见霍都竟然奈何不了这样一个少年,都是极为诧异,一个咧开大嘴嘻嘻而笑,一个用藏语叽哩咕噜的咒骂。

达尔已大喝一声:“往哪里逃?”金杵跟着击到。杨过身在半空,不便转折,眼见情势危急已极,当下行险侥幸,突然伸手抓住杵头,挥剑直削下去。要是他有点苍渔隐那样的力气,敌人非撒手放杵不可。只是达尔巴本力强他数倍,用力回夺,急向后退。杨过乘势放开杵头,轻轻巧巧的落下地来。他接连三招被逼在半空,性命真是在呼吸之间,这时敌人的兵刃虽没夺到,但危局已解,旁观众人都舒了口气。

点苍渔隐折断铁桨之后,一直甚不服气,此时见到这“无上大力杵法”

众人适才见达尔巴力斗点苍渔隐与杨过,膂力惊人,但法王这么一掷,功力显然又远在其上,眼见小龙女这般娇滴滴的模样,别说接他十招,就是给他用力吹一口气,只怕也就吹倒了,不禁都为她担忧。蒙古武士中不少人曾见过金轮法王显示武功,当真是艺压万夫、力胜九牛。小龙女虽是敌人,但见她稚弱美貌,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想她纵有妖术,也必难敌法王玄功通神,不免暗暗盼他不要痛下辣手。

这是当代两位武学大师的二次交掌。郭靖人在半空,无从借力,顺着对方掌势翻了半个筋斗,向后落下。金轮法王却稳站原地,身不晃,脚不移,居然行若无事。郝大通、孙不二、点苍渔隐等素知郭靖武功,见后无不骇异,心想这番僧的功夫实是深不可测。其实郭靖向后退让,自然而然的消解敌人掌力,乃是武学正道。金轮法王给杨过一捣乱,搅得脸上无光,硬要争回颜面而实接郭靖掌力,却是大耗内力真气,虽似占了上风,内里却是吃亏。二人均是并世雄杰,数十招内决难分判高下,金轮法王勉强在一招中先占地步,胸口又不免隐隐生疼,好在对方只求救人,并不继续迸招,于是口唇紧闭,暗运内力,打通胸口所凝住的一股滞气。

小龙女不明世事,见杨过喜动颜色,虽不知原由,却也极为高兴。黄蓉对她很是喜爱,拉着她手问长问短,要她坐在席间自己身畔。小龙女见杨过坐在郭靖与点苍渔隐之间,与她隔得老远,忙招手道:“过儿,过来坐在我身边。”杨过却知男女有别,初见之际一时忘形,对她真情流露,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再与她这般亲热,却是甚为不妥,听她这般叫唤,脸上不禁一红,微微一笑,却不过去。

四人坐在倒塌的木柱之上。杨过约略述说如何识得武三通、朱子柳及点苍渔隐,又说到自己如何在绝情谷中毒,天竺神僧及朱子柳如何为己去求解药被困。一灯道:“我师徒便是为此而去绝情谷。你可知这慈恩和尚,和那绝情谷的女谷主有何渊源?”

朱子柳奇道:“慈恩师兄来了,那岂不是好?他兄妹相见,裘谷主总不能不念这份情谊。”他虽比慈恩先进师门,但慈恩的武功与江湖上的身份本来均可与一灯大师比肩,点苍渔隐和朱子柳等敬重于他,都尊之为师兄。朱子柳请绿萼传讯出去求救,原是盼慈恩前来,两家得以和好,哪知杨过说反增麻烦,甚是不解。

演员

  • 汤镇业:神雕侠侣
  • 宋宪宏:神雕侠侣
  • 鲁振顺:神雕侠侣
  • 沈倾掞:神雕侠侣
  • 高虎:神雕侠侣
  • 张天阳:神雕侠侣

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达尔巴

《神雕侠侣》里的人物,金轮法王的二徒弟,蒙古密教金刚宗。性格憨厚,力大无穷,结局时,在丐帮的比武大会里打败叛徒霍都,霍都当即诈死,达尔巴念及同门之情在一旁念了三遍往生咒后随即飘然而去。霍都诈死不成骗过了达尔巴后死在黄药师和杨过的弹指神通下。

2原著片段

凝目远眺,只见瀑布旁柳树下坐着一人,头戴斗笠,隔得远了,那人在干甚么却瞧不清楚。一来心急,二来下岭路易走得多,不多时郭靖已背着黄蓉快步走近瀑布,只见柳树下那人身披蓑衣,坐在一块石上,正自垂钓。这瀑布水势湍急异常,一泻如注,水中哪里有鱼?纵然有鱼,又哪有余暇吞饵?看那人时,见他约莫四十来岁年纪,一张黑漆漆的锅底脸,虬髯满腮,根根如铁,双目一动不动的凝视水中。

小龙女见杨过坐在郭靖与点苍渔隐之间,与她隔得老远,忙招手道:“过儿,过来坐在我身边。四人坐在倒塌的木柱之上。杨过约略述说如何识得武三通、朱子柳及点苍渔隐,又说到自己如何在绝情谷中毒,他虽比慈恩先进师门,但慈恩的武功与江湖上的身份本来均可与一灯大师比肩,点苍渔隐和朱子柳等敬重于他,都尊之为师兄。”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1人物简介

金轮国师的三弟子霍都虽聪颖但性格巧诈凉薄,不为金轮国师所喜。

曾经去全真教重阳宫一战中,挑战郭靖,但被郭靖一拉,霍都使尽平生之力,始终未能有丝毫劲力传上扇柄,霍都明白对方武功远胜于己,当下相约10年之后再战。在中连郭靖回思他的容貌举止,都想不起他会是谁的子嗣。有观点认为,其实他是成吉思汗当年的结义安答札木合的孙子。

英雄大宴中,霍都和南帝四大弟子之一「读」朱子柳展开激烈交战,使用暗器打赢实力胜於他的朱子柳。

後来全真教一战,金轮法王不敌杨过的玄铁剑法,他虽与达尔巴共同救师,但旋即用诈术骗师兄独力支持,霍都说要回去修练10年,自行脱身逃跑,其天性之凉薄可见一斑,自此和金轮法王决裂。

杀死丐帮五袋弟子,又以“何师我”之名隐身丐帮16年之久。

霍都用奸计,骗丐帮鲁有脚到破庙,暗杀他,夺得打狗棒,更在丐帮襄阳大会上以其狡计武功击败辽国皇族後裔耶律齐。他的武功其实肯定高于耶律齐,但他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他那把特殊的钢扇作武器,深怕被识破。他本来已经离丐帮帮主之位只差一步,却又被杨过打乱阵脚,危机中露出马脚被朱子柳识破,最后被师兄达尔巴打成重伤后骗过愚蠢忠直的达尔巴诈死,之后又打算暗算郭芙,但最后还是被杨过与「东邪」黄药师的「弹指神通」杀死。

狂风迅雷功

右扇左袖,鼓起一阵疾风,急向对手扑去,劲风力道凌厉,除了兵刃拳脚之外,叱诧雷鸣,是克敌制胜的一门厉害手段。

书中描述

丘处机道:“只怕是他自高身价,胡乱吹嘘,那也是有的。此人武功是西藏一派,今年年初来到中原,出手就伤了河南三雄,后来又在甘凉道上独力杀死兰州七霸,名头登时响遍了半边天,我们可料不到他竟会揽上这门子事。另一个藏僧名叫达尔巴,天生神力,和霍都的武功全然一路,看来是霍都的师兄还是师叔。他是和尚,自然不是要来娶那女子,多半是来帮霍都的。其余的淫贼奸人见这两人出头,都绝了求亲之念,然而当年李莫愁曾大肆宣扬,说古墓中珍宝多如山积,又有不少武功秘本,甚么降龙十八掌的掌谱、一阳指的指法等等无不齐备。群奸虽然将信将疑,但想只要跟上山来,打开古墓,多少能分润一些好处,是以上终南山来的竟有百余人之众。本来我们的北斗阵定能将这些二流脚色尽数挡在山下,纵然不能生擒,也教他们不得走近重阳宫一步。也是我教合当遭劫,这中间的误会,那也不必说了。”

丘处机道:“北斗大阵全力与你周旋,两个魔头领着一批奸人,乘隙攻到重阳宫前。他们一上来就放火烧观,郝师弟出阵与那霍都王子动手。也是他过于轻敌,而霍都的武功又别具一格,怪异特甚。郝师弟出手时略现急躁,胸口中了他一掌,我们忙结阵相护。只是少了郝师弟一人,补上来的弟子功力相差太远,阵法威力便属有限。你若不及时赶到,全真教今日当真是一败涂地了。现下想来,就算守在山下的众弟子不认错了敌人,那些二流妖人固然无法上山,达尔巴与霍都二人却终究阻挡不住。此二人联手与北斗阵相斗,我们输是不会输的,但决不能如你这般赢得干净爽快……”

二人行出里许,但听那号角吹得更加紧了,角声呜呜之中,还夹着一声声兵刃的铮铮撞击,显是那达尔巴也出手了。丘处机怒道:“两个武学名家,却来合力欺侮一个少女,当真好不要脸。”说着足下加快。两人片刻间已奔到山腰,转过一排石壁。郭靖只见眼前是黑压压的一座大树林。林外高高矮矮的站着百余人,正是适才围攻重阳宫那些妖邪。两人隐身石壁之后,察看动静。

只见霍都王子与达尔巴并肩而立。霍都举角吹奏。那达尔巴左手高举一根金色巨杵,将戴在右手手腕上的一只金镯不住往杵上撞去,铮铮声响,与号角声相互应和,要引那小龙女出来。两人闹了一阵,树林中静悄悄的始终没半点声响。

霍都向达尔巴望了一眼,那藏僧点了点头。霍都道:“姑娘既不肯就此现身,小王只好强请了。”说着收起号角,右手一挥,大踏步向林中走去。

丘郭二人一呆,但见数十人没命价飞跑,接着霍都与达尔巴也急步奔出,狼狈之状,比之适才退出重阳宫时不知过了几倍。丘郭均感诧异:“那小龙女不知用何妙法驱退群邪?”这念头只在心中一闪间,便听得嗡嗡响声自远而近,月光下但见白茫茫、灰蒙蒙一团物事从林中疾飞出来,扑向群邪头顶。

眼见群蜂来势凶猛,难以抵挡,郭靖要待转身逃走,丘处机气涌丹田,张口向群蜂一口喷出。蜂群飞得正急,突觉一股强风刮到,势道顿挫。丘处机一口气喷完,第二口又即喷出。郭靖学到诀窍,当即跟着鼓气力送,与丘处机所吹的一股风连成一起。二人使的都是玄门正宗的上乘功夫,蜂群抵挡不住,当先的数百只蜂子飞势立偏,从二人身旁掠过,却又追赶霍都、达尔巴等人去了。

大丑双掌仍是和他相抵,气喘吁吁的道:“我们……是……是达尔巴师父……的……的门下。”洪七公摇头道:“达尔巴?没听见过。嗯,你们内力能互相传接,这门功夫很了不起哪。”

郭靖低声向黄蓉转述了郝大通的说话,便即站起身来,夫妻俩与陆冠英夫妇一起迎了出去。郭靖识得那容貌清雅、贵公子模样的是蒙古霍都王子;那脸削身瘦的藏僧是霍都的师兄达尔巴。这二人曾在终南山重阳宫中会过,虽是一流高手,但武功比自己为逊,也不去惧他。只见这二人分站两旁,中间站着一个身披红袍、极高极瘦、身形犹似竹竿一般的藏僧,脑门微陷,便似一只碟子一般。

杨过更是一凛,记得那日在华山绝顶,义父与洪七公都曾称赞藏边五丑所学功夫“了不起”,要他们带讯去叫师祖金轮法王来比划比划;此刻金轮法王与藏边五丑的师父达尔巴同时到来,义父与洪七公却已不在人世了,既感伤心,又知这高瘦藏僧定是非同小可。

霍都当年在重阳宫与郭靖交手,一招即败,其时还道他是全真派门人,后来稍加打听,自即知道了他的来历。师兄达尔巴与自己只怕仲之间,就算师兄弟两人齐上,多半也敌不过洪七公这位弟子郭大侠,但若不允黄蓉之议,今日这盟主一席自是夺不到了,这个变故实非始料之所及,不禁傍惶无计。

郭靖、黄蓉与众贵宾低声商量,觉得对方此议实是难以拒却,今日与会之人,除了黄蓉不能出阵之外,算来以郭靖、郝大通,和一灯大师的四弟子书生朱于柳三人武功最强。朱子柳是大理国人,井非宋人,但大理和大宋唇齿相依,近年来也颇受蒙古的胁迫,算得是同仇敌忾,何况他与靖蓉夫妇交好,自是义不容辞。当下商定由朱子柳第一阵斗霍都,郝大通第二阵斗达尔巴,郭靖压阵,挑斗金轮法王。这阵势是否能胜,殊无把握,要是金轮法王武功当真极高,连郭靖也抵敌不住,说不定三阵连输,那当真是一败涂地了。

点苍渔隐见师弟中毒深重,又是担忧,又是愤怒,拉起袍角在衣带中一塞,就要奔出去和霍都交手。黄蓉却思虑到比武的通盘大计,心想:“‘对方已然胜了一场,渔人师兄出马,对方达尔巴应战,我们并无胜算。”忙道:“师兄且慢!”点苍渔隐问道,“怎地?”饶是黄蓉智谋百出,却也答不出话来,这头一场既己输了,此后两场就甚是难处。

霍都骂了一声,杨过仍是不曾听见。霍都更欲斥责,只听金轮法王吩咐道:”我方已胜了一场,可接着再斗第二场。”霍都向杨过狠狠瞪了一眼,退回席间,大声说道:“敝方胜了一场,第二场由我二师兄达尔巴出手,贵方哪一位英雄出来指教?”

达尔巴从大红袈裟下取出一件兵器,走到厅中。众人见到他的兵刀,都是暗暗心惊,原来那是一柄又粗又长的金杵。这 金刚降魔杵向为佛教中护法 尊者所用,藏僧以此为兵刃的本亦常有,但达尔巴这降魔杵长达四尺,杵头碗口粗细,杵身金光闪闪,似是用纯金所铸,这份量可比钢铁重得多了。

他双眼火红,绕着达尔巴走了一圈。达尔巴莫名其妙,见他打圈,便跟着转身。点苍渔隐猛然大喝一声,挥动双桨,往他头顶直劈下去。达尔巴身法好快,伸手拔起地下降魔杵一架,桨杵相交,当的一声大响,只震得各人耳中嗡嗡发响。两人虎口都是隐隐发痛,知道对方力大,各自向后跃开。达尔巴说了一句藏语,渔隐却用大理的夷语骂他。二人谁也不懂,突然间欺近身来,桨杵齐发,又是金铁交鸣的一声大响。

点苍渔隐宵力本就极大,在湘西侍奉一灯大师隐居之时,日日以铁桨划舟,逆溯激流而上,双臂更是练得筋骨似铁。他是一灯的大弟子,在师门亲炙最久,一灯大师以他生性纯朴粗鲁,向来极为喜爱,只是他天资较差,内功不及朱子柳,但外门硬功却是厉害之极。此时与藏僧达尔巴硬拚外功,正是用其所长,但见他双桨飞舞,直上直下的强攻。两柄铁桨每一柄总有五十来斤重,他却举重苦轻,与常人挥舞几斤重的刀剑一般灵便。

达尔巴自负膂力无双,不料在中原竟遇到这样一位神力将军、对方不但力大,招数更是精妙,当下全力使动金刚杵。杵对桨,桨对杵,两人均是攻多守少。

再拆数十招,两人力气丝毫不衰,反而精神弥长。点苍渔隐双桨交攻,口中吆喝助威。达尔巴问道:“你说什么?”他说的是藏语,渔隐哪里懂得,也问:“你说什么?”达尔巴也是不懂。两人便即各自乱骂狠斗,只打得厅上桌椅木片横飞。众人担心他们一个不留神打中了柱子,只怕整座大厅都会塌将下来。

金轮法王和霍都也是暗暗心惊,看来如此恶斗下去,达尔巴纵然得胜,也必脱力重伤,但激战方酣,怎能停止?

.........

1人物介绍

《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中的人物,旧版有称“泗水渔隐”(新修版统称“点仓渔隐”)。大理“渔樵耕读”里的渔夫,一灯大师的大弟子,原是大理国的水师都督。手持一支两柄铁桨,天生神力。在《射雕英雄传》里:南帝段智兴出家为僧后,法名一灯,带同“渔樵耕读”四大弟子一同隐居。后为了等待二次华山论剑,四弟子禁止外人向师父求医而耗费内力。然而当黄蓉受伤时,郭靖带同黄蓉照著瑛姑的指示向一灯求医,四弟子竭力阻挠,不料一一被突破,其中点苍渔隐守着第一关,在与郭靖比武时败于郭靖。后一灯治愈黄蓉,并且借由《九阴真经》恢复内力,最后亦参加二次华山论剑。在《神雕侠侣》里:大胜关英雄大会之时,应郭靖、黄蓉所邀,点苍渔隐与师弟朱子柳从大理赶来,和达尔巴比试。后襄阳大战,点苍渔隐也参与了战斗。

3武功描写

郭靖:“此人年纪不大,居然抵得住我这一拉,【他内力的运法似和那藏僧灵智上人门户相近,可比灵智上人远为机巧灵活】,想来也是密教一派。他这扇子的扇骨是钢铸的,原来是件兵刃。”“【敌人武功果是密教一派,这是大手印功夫。掌上虽然无毒,功力却比当年的灵智上人为深】。”

霍都当年在重阳宫与郭靖交手,一招即败,其时还道他是全真派门人,后来稍加打听,自即知道了他来历。【师兄达尔巴与自己只伯仲之间】,就算师兄弟两人齐上,多半也敌不过洪七公这位弟子郭大侠,但若不允黄蓉之议,今日这盟主一席自夺不到了,这个变故实非始料之所及,不禁仿徨无计。

霍都是国师的得意弟子,已得蒙古金刚宗武功的精要,他与一灯大师最强的弟子朱子柳拆得近千招。

【达尔巴和霍都的武功与郝大通等在伯仲之间】,虽不及丘处机、王处一的精湛,但也决不致只一招便给掷开。

当年小龙女生日,江湖群邪聚集终南山,达尔巴与霍都两人轻易攻入重阳宫,【霍都数招之间就将郝大通打得重伤】,若非郭靖适时到援,全真教非吃大亏不可。

郭芙大不服气,叫道:这人暗使奸计,【齐哥,上台去跟他再决胜败】。耶律齐摇头道:【他便是以智取胜,也是胜了,何况纵然再拼武功,我也未必能赢】 。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神雕侠侣人物之霍都 霍都王子

上一篇:金庸不熟悉科技史闹出的笑话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